追雅客 | 推荐此博客

报 复

16-04-17

报 复

07:43:50, 分类: 小雅的心情

烦死了。 这个夜晚,方迪感到自己被坏消息淹没了。 开学测试的成绩下来了,自己毫无悬念地勇夺全班最末一名。高三生活,看来一直要在“考不 上大学”的阴影下度过。 老师好像已经都放弃努力了。 还因此被爸爸打了一巴掌。 最好的闺蜜宣布划清界限。 一直暗恋的男生,今天正色宣告: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暑假去打工的那家美发店,老板一直拖着工资,今天打电话去问,对方居然很流氓地说,最近就是不打算给。 她没有吃晚饭,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闷坐到深夜。 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 要不,死了吧。 这个念头立刻像魔鬼的手指一般,紧紧地攫住了她。 怎么死? 跳楼不现实,自己家住二楼,跳下去只会摔断腿 家里也弄不到毒药。 触电?听说现在的电源,一碰就跳闸了……根本电不死。 上吊…… 虽然听起来可怕,但据说成功率特别高。 打开抽屉,一根尼龙编织绳恰好躺在那里,长度看上去正好够。 不知道这是上帝的旨意还是魔鬼的旨意。 十二点半,已经是深夜了。 爸爸妈妈都睡了吧,不要吵醒他们。 方迪穿上自己的海蓝色水兵裙校服,光着脚走到门口,提起自己的黑皮鞋,轻轻地开门,又轻轻地关上,掏出钥匙,拧了两圈。 晚上睡觉前要把门锁好,最近盗窃案件比较多。 已经是九月底了,纵然是这个南方小城,光着脚踩在地上也有了些凉意。 她坐在台阶上穿好皮鞋,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外面有一点雾,空气很湿润。 她决定悄悄地吊死在美发店门口。 这是一个很好的报复计划,不至于让爸爸妈妈早上一起来就看到女儿的尸体,还至少能让那个讨厌的老板在国庆节期间都不能营业。 谁让她不发我工资的? 丑女人! 那家店离自己家不远,拐两个弯就到了。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不会有谁发现自己的。 打工一个多月,方迪太熟悉这里了。 快一点了,昏暗的街灯四周,空无一人。 是一个自杀的好时机。 安装在大门侧面的那个铁招牌,架子上正好拴绳子。 门口还放了一把小椅子,可以踩在上面。 不过,绳子套在脖子上之后,她发现自己好像不太会打结。 试了几次,终于在脖子下面打了一个死结,应该不会松开吧? 要是掉下来,那就糗了。 她站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 这样死会不会很难受? 不会吧,听说蹬两下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会不会很难看?眼睛瞪着,舌头要伸出来? 闭紧就可以了吧,没事的。 一会儿就过去了。 低下头看看,左脚的鞋带开了。 算了,不去管它了。 她怕弄出声音来,没有选择踢翻凳子,而是把那双穿着黑色皮鞋的光脚轻轻向前迈了出去。 很简单的一件事。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向下沉了一下。 脖子下面的绳结很硬,扣进了咽喉。 窒息的感觉,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姑娘的左手,不由自主地向上伸过去,想触摸绳套。 我不是想死的么…… 她拼命地想把自己的手放下来,却好像做不到。 但是也够不到脖子上那根可怕的绞索。 就这么和自己的身体僵持着。 两条腿僵持不住了。 一开始,它们只是在晃来晃去地寻找着支撑点,左脚的鞋尖甚至一度碰到了那个凳子——不幸的是,只是把它踢得远了些。 那两只穿着黑皮鞋的脚突然开始慌乱了,蹬踢的幅度越来越大,方向越来越乱。 可还是什么都踩不到。 姑娘低着头,完全不能吸入任何空气。 这个时候,一股求生欲忽然涌上来。 好难受……我不想死…… 她的两只手一起向上伸过去。 没有用。 除了自己鼓胀的胸口,什么也摸不到。 令她难堪的是,自己的两片嘴唇并没有像最初想象的那样闭起来——恰恰相反,舌头在不由自主地向外顶。 不行啊……丑死了…… 还是没有用,随着意识的逐渐消逝,舌头也越来越软,感觉收不回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双腿的动作开始弱了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左脚的脚跟,从鞋子里面滑了出来。 那只脚很适时地踢了两下,鞋子甩掉了,一只光脚露了出来。 她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系好鞋带。 现在,自己就要变成光着一只脚的尸体了。 想什么也没有用了。 因为,很快,她就不能再想什么了。 最后那点残存的意识,感觉到一股液体从自己的下身流了出来。 就这样,姑娘在羞愧中,悄悄地吊死在无人的夜里。 后记:这个故事,显然来自这个段子——“半夜三更,月黑风高,静静地、轻轻地,一个人吊死在理发店门口……”

点击(475) - 评分(4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