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里的姓名很多 但都不及你一个 刻在石头上的刀印 像是触碰不到的疼痛 鲜淋淋的伤口撕裂着 面如死灰般寂静 病。 提着大包小包闯进车站 偷偷幻想重复爱情片离别时刻 只有吹来的南风是伤感的 列车迫不及待,要走 人们都瞧着你 头发蓬松,像炸开的稻草 素色的上衣,开花儿的裤 一双踢踏响的破马丁靴 挂着五颜六色的耳机线 摇头晃脑,打节拍 你像要到西藏去 又像刚从西藏来 沉浸在蓝色的回声里 不给他们打断你的机会 你转过身,直视他的眼 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 像冻僵的湖水 吸走所有的心事,倒出忧郁 即使有力的目光一同畏惧 那个夜晚 不知是谁走过窗前悄悄一瞥 让惊喜提前掉入盛水的杯 水量不多,也不少 足够淹没整个惊喜。 2015.05.17. 09:07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