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住进了医院,病是老毛病,单位、邻居、朋友见惯不惊,没有几个来看望他的,很是落寞。 住院没几天,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人们开始络绎不绝的来看他。有单位的领导、同事,有邻居、朋友,有些过去从不来往,甚至很少说话的人也来了。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拿着,鲜花、水果、各种包装精美的营养品堆了一病房。大家还都说着同样的安慰话,连医院领导也亲自过来问长问短,医护人员从未有过的热情周到,更使他惶恐不安。 他喃喃自语,看来这回是真的不行了!看望他的人愈是宽慰他,他愈是心冷…… 很快,在外地工作整年很难回家的儿子也都赶了过来,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拉着儿子的手,绝望的问:“儿啊,你老实告诉我,我还有多少日子?” 儿子俯下身,轻轻说:“爸,你说什么呢?没事的!院长都说了,你身体无大碍,再住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他情绪更糟,不能自抑:“儿啊,你不要再骗我了!这次这么多人来看我,你那么忙都专程赶回来了,我一定是大限到了,活不了几天了!” 儿子笑了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爸,我调回本市当市委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