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nbach所谱《Jacqueline's tear》并且亲自由杜普蕾来演奏的曲子是这位大提琴奇女的真实一生。 沉淀已久的弦音 释放出的能量 让人窒息 让人潸然 如生命中所有的不可预料 那突如其来的弦音 直击心房 眼泪随同Jacqueline的一生 慢慢 滑落 Jacqueline du Pre的演奏生涯是绚烂的 犹如烟花绚烂的生命 Jacqueline du Pre的人生也是寂寞的 犹如烟花独自美丽的寂寞 “It will give you the world, but you must give it yourself.” 用自己的一切换取整个世界 用全部的生命换取短暂的绚烂 如烟花般美丽的Jacqueline在静谧中归于虚无 在璀璨中遗留凄美 注定了 她比烟花更寂寞! 古老唱机在泛黄的电影片断中 旋转出沉淀已久的弦音 忧伤由淡转浓 弥散了 一抹斜阳投射在咖啡杯上 眼泪 沿着银制的雕花匙勺 与一位天才演奏家的演奏生涯 一起滚落 埃尔加的e小调德沃夏克的b小调 与生命中的千曲百折遥遥呼应 刹那间侵入心坎 摇曳出满室空灵的月色 淹没苍白的黑夜 琴弓 在半空抛出一截凄美的弧线 找不到共鸣 无可挽回的手势 从此成为寂寞的人胸口永远的痛 把窗打开 把灯拧灭 光影下的杜普蕾紧抱赤裸的大提琴 迎风而来 逆风而去 在琴弦的叫嚣中 散失一地曲谱 有人轻轻拾起 跌进尘埃的一粒音符 任其在掌心开出彼岸的花儿 让年华的芬芳 慰藉一个曾经无比寂寞的音乐灵魂 ...................................... 抬眼烟花,垂首泪痕 《Jacqueline's tear》 卸去《她比烟花更寂寞》中的喧嚣 这首Offenbach所谱的《Jacqueline's tear》 由jacqueline du Pre亲自来演奏的曲子 催人泪下的琴声中 乐魂翩然远逝的黯色 独舞依稀仿佛近在眼前 …….. 当年史塔克的一语成谶 道出了像这样演奏肯定活不长的言论 是啊 也许只有顶尖的艺术家 才能理解自己顶尖同行的水准 杜普蕾是在用生命演奏 可以不惜一切 只为琴艺的完美 如今jacqueline du Pre留下的琴为马友友所有 虽然音色如此熟悉 但是 他却拉不出杜普雷那种强烈悲怆和深邃的旋律 边缘 这个女人尽善尽美了, 她的死 尸体带着圆满的微笑, 一种希腊式的悲剧结局 在她长裙的褶缝上幻现 她赤裸的 双脚像是在诉说 我们来自远方,到站了, 每一个死去的孩子都蜷缩着,像一窝白蛇 各自有一个小小的 早已空荡荡的牛奶罐 它把他们 搂进怀抱,就像玫瑰花 合上花瓣,在花园里 僵冷,死之光 从甜美、纵深的喉管里溢出芬芳。 月亮已无哀可悲, 从她的骨缝射出凝睇。 它已习惯于这种事情。 黑色长裙缓缓拖拽, 悉悉 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