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众生像:背叛、逃亡、消极、沉沦

07-10-23

Permalink 20:48:48, 分类: 心灵的悸动

知识分子众生像:背叛、逃亡、消极、沉沦

知识分子众生像:背叛、逃亡、消极、沉沦

诗哲魂

在中国,现在很难寻找到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像稀有的种族那样被集体的灭绝了,这是科技时代的悲哀。知识分子显现出来的众生像是:背叛、逃亡、消极、沉沦。如果说科技暴力主宰这个世界,市场经济主导人们道德和行为,知识作为交换利益进入商业化阶段,知识分子集体就是如此被分化了,专业化知识分子完全替代了先前那个时代公共知识分子,这可能是较为准确地一种描述。问题在于,面对时代变迁,知识分子被分化的命运与选择真的就应该如此发生吗?



读书人在利益面前行为规范,千百年来早有定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一行为伦理上的定见是否现在应该改变呢?为了求得衣食住行无忧,知识人可以仅仅为了满足个人实际需要进行知识生产呢?为获得权力和地位,知识分子就可以放弃先前文化传承的优秀品质吗?应该说,这是中国知识分子面临最为困惑阶段,先前约束人文伦理丧失效力,经济繁荣改变了知识人的基本品质,个人挑战权威智慧受到普遍排斥和挤压,独善其身和追求完美、或安身立命的社会基础被猛然的抽空了;所有知识分子脚下一片迷惘,踏在一片寻求破碎真理的废墟之上。



替天行道,舍生取义,追求真理,直面现实,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到底跑到哪去了?一个知道寻找天下之大道的人,为图谋世界平安与幸福的人,难道可以随意改遵换姓,堕落到阿谀奉承地步。面对中国知识分子众生像,我们不由的怀疑教育制度,怀疑我们的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是什么原因改变了我们民族传统中属于知识分子这一最为珍贵品质,是什么社会制度导致知识分子放弃坚守,让知识分子集体的自愿选择了背叛、逃亡、消极沉沦和溃退的现状呢?!



不出卖灵魂与道德良知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知识分子。不媚俗权力的人与不与政权合流的人,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是敢于蔑视权势的人,是敢于对抗潮流的人,敢于真诚地面对现实的人,敢于把人民疾苦当作自己问题的人。可是,如今社会,我们愈来愈看不到这样的知识分子了,他们像一个稀有的种族一样,被灭绝了,被俘虏了,被收编了,被招安了。更多的读书人,为生色犬马生活开始变得消沉,或者让自己悄然的堕落了。从此,他们也从人类公共生活的视野里退出了、从思索苦难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背叛和逃亡是当今知识分子众生像,同时,我们也看到消极和沉沦更加可怕摧残和折磨着知识分子内心世界;如果说,前者仅仅为了满足个人私利彻底物欲化了;那么,后者遭遇心灵的伤害才是真正民族悲哀,因为,心灵世界遭受变异无法用现代智慧医治,他或逃离、或沉沦、或消极面对这个让他苦难的世界。那种难以忍辱负重心灵折磨是他痛苦和绝望的理由。因为,他无力改变现实,也无法拒绝诱惑,更无力去适应;读书人普遍丧失基本道德准则的社会,一个社会却让那么多伪装成知识分子的人们大行其道,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可笑与荒诞的事情。



也许,贫困太久了,一遇到社会财富极快增长的社会,知识分子的操守自然就要经历沉沦和迷乱了不成。也许,中国古代文人并非就是当今西方式的知识分子简单换置,因为,他们骨子里并未有经济时代繁荣提升起来的品格,他们忠于皇帝的思想,他们效忠家族追求,自我修炼成圣力量,开始变得如此朦胧起来,一遇到经济繁荣的时代,中国知识分子集体面临着痛苦转折阶段。难道真的通过如此的炼狱,才能重新锻造出中国本土意义的知识分子吗?



当代知识分子的痛苦,并非是知识获取中的痛苦,而是精神遭遇压迫的苦闷,思想的传播遭遇了打击和污蔑,独立的言说受到不公正待遇,自由的思想变得非常艰难起来。一个专制的权力,迫使让你所创造不是知识,而颂扬和赞歌式语词,一个害怕独立思想的政权,不太希望真理声音传播开来,它强迫你承认或接受一个虚假理想乌托邦,限制了人们丰富的想象力;清晰的思想生活,注定成为罪恶开端,冷静的头脑,注定是造成知识分子悲剧的开始。这种体制造就了所谓知识分子,不过是科技知识的奴隶,缺少人文思想光辉献媚者,狭隘判定自己就是科学真理化身,他们是喜欢强权与暴力变态知识人。



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市场经济中可以用知识交换利益丰硕回报者,是成功满足了国家需求政策鼓吹者,是依靠自身知识不断给统治集团献婿的人,是利用知识撬动了权力,满足了个人欲望和野心的人;或者是利用老百姓软弱与无助,利用阴险的政治实现个人利益和目的的人。这些所谓知识精英就是这样由读书人,不断演变为以知识作为敲门砖,不断追逐个人或集团经济利益,他们丧失了知识分子的人格,也丧失了对公共领域的历史责任。面对市场经济的潮流,中国知识分子全面溃退是令人深思的。问题在于,五四运动之后,真正地知识分子已经彻底退守和淡出了。我要问的是,中国究竟有没有真正西方意义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会全面衰退?



知识分子为存活可以进行商业交换,成为一种以贩卖知识为生活选择;但是,知识的纯粹品质告诉人们,当你作为读书人的那一天开始,知识分子就意味着你必须首先应该有天地良知,不能为个人的利益谋求苟且的生命之路;这不是知识分子首先选择。担当天下道德与良知,懂得百姓的冷暖和民生,顺应历史潮流或逆动,为民争,为民呼,为民死,为民爱,这才是天下读书人本份。可是,我们周围愈来愈看不到这样的读书人,也看不到这样品性的人才辈出,真让人感到悲哀。



为什么在一个开放时代,强大的科技暴力与强权联盟,为灭绝现代知识分子群体,为离间与解散知识分子队伍,它们能够做到如此的彻底呢?又如此强势到不允许人们有丝毫反抗与拒绝呢?这种以市场为导向和科技为机制潮流社会,也许它们的选择并没有错,错误的是在科技和市场经济面前,知识分子缺少了骨气,这会让整个社会陷入盲目危机;知识分子丧失了清醒的社会立场,不敢批评社会和政府腐败,就不能给整个社会带来思想的活力,知识分子不以敏锐智慧发现社会弱点与矛盾就不能给未来指出发展的方向。



不论以科技为己任的知识分子,还是人文精神关怀远大抱负,希望他们仍然是能够坚守知识分子的悲天怜悯情怀,能够具有不被科技强势灭绝那股凛然的天地正气,秉赋那种不为金钱诱惑放弃担当道义,不要放弃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具有的侠骨与柔情。因为,知识分子的品质,对于一个社会重要性在于,它是公共社会最为坚实的社会基础,是民族与国家精神或道德的楷模。当政治邪恶来了,暴力专制发生时刻,知识分子敏锐性才是社会永久财富。一旦,我们这个社会彻底的丧失了公共知识分子品性,悲剧就离我们不远了;如果知识分子都为了自身利益对责任闭了眼睛,对外部世界不闻不问,灾难就离我们不远了。



现代社会需要培养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关心科技与强权暴力下民生,关心世界全球化的未来,他们关心真理,胜于生命、胜于个人利益。面对生活幸福与苦难时,他们可以担当起整个民族思索重任,为了摆脱强权和科技暴力为知识分子设下圈套,他们最终仍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稀有的种族出现在人们面前。知识分子的众生像,虽说目前有背叛、逃亡、消极、沉沦这样不同悲剧的结局,但是,这不过是一个历史演绎的过程。我仍旧相信,他们不会集体性的习惯于被收编和招安,习惯于被俘虏和被蔑视现状,他们中会有人觉悟起来,在经历了苦难的生活,承受心灵上的巨大考验之后,以更加犀利和敏锐姿态出现在中国改变历史的进程中来,这是中国知识分子重新回到我们民族思想中来的唯一选择道路,也是我此篇文章所关怀和追问的关键所在。(2007-10-23)

QQ:250801883

Shi_zhe_hun@ahoo.com.cn
点击(1750) - 评分(18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1539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生态思想者

一个以梭罗为生活榜样的人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