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哲魂:警惕精英 防止群氓

07-10-24

Permalink 17:48:55, 分类: 心灵的悸动

诗哲魂:警惕精英 防止群氓

诗哲魂:警惕精英 防止群氓



这里群氓是指缺乏明确思想的无意识群众,并非是指流氓无产者,也不是指社会流氓;借用这个语词是想说,精英相对群氓,一直以来,就被非常不公正的对待,他们在文化意识观念中,强制造成一种区划和标准,从精英的文化角度,对群氓作了了一个不恰当历史标签。



实际上,社会中间阶层才是群氓显现的集体力量,这个力量愈强大,这个社会就可能愈有可能形成反对精英专制力量的社会基础。当然,我们防止缺少教养的中间阶层,防止没有受过教育的群氓集体。一定要摆脱前一个时代给群氓的不公正社会标签,因为,警惕精英制造专制社会暴力,一直以来就是我们害怕官僚社会主义重返回来的重要理由。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中国是否可能走一条中间道路?在东西方之间,在群氓与精英之间,可以寻找到一个可以操作或行走的第三条道路。它是回答美国学者福山历史终结虚妄论断,但也并非是英国学者吉登斯的所谓第三条道路涵义。它是中国化的中间道路,满足了我们当前政治需求与选择,解决人们日渐感到世界面临终结预言和末日绝望的普遍困惑。



东欧和苏联失败了,西方人打心眼里发出了微笑。但并不代表世界的进化就此结束,新的发展契机不正在不同失败国家与文化中继续吗?当然,这是一个精英政治启蒙群氓之后的一个历史结局,官僚社会主义并不是一个可以消除东西方差距理想道路;说到底,资本主义并非是世界最后终结。当然,许多西方思想家希望终结,以美国学者福山为代表的世界终结论,并非就是世界最后宣判者。



历史时常通过群氓发出自己声音,也凸现它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多种可能的方向;并显现它特有多种可能发展前景。中国正在这样一条道路上行走,有时,过快奔腾的也同样会出现许多问题,适时的把握住东西方社会问题总体走向就可能进行重新选择。其中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如何处理好精英与群氓之间关系,它仍关系到谁创造历史,谁是代表着未来方向的问题。



先进的思想并非来自某个天才人物,它取决于推动社会潮流凸现时代总体需求力量;一个政党或团体能否把握它时代基本精神需求。在专制时代,就看精英们能否把握时代走向,提出适合政治纲领,满足群氓意识中那些需求。同时,又能满足群氓意识中潜在合理的欲望,因为,这些欲望代表着世界所以如此发展历史根据与理由。那么,在一个更加开放和民主时代,精英与群氓之间对立被制度化遮敝了,也因教育普及化被消除了;但是,却并没有从前一个时代中脱解出来,当今的政治,的确带着许多精英与群氓之间利益和矛盾冲突在其中。



在群氓无意识需求之中,的确潜藏着许多历史盲目性创造因素在其中;群氓是与精英对立存在巨大群体,它们一直就被精英们视为需要启蒙落后力量,因为智慧上的差异造成先天的区别,影响着整个社会文化如此界定。群氓与精英之间差距,实际上就是在教育上,在获取先进知识上,在取得新信息上,在判断上,在接受世界多种文化的可能性中显现出来的。精英是一个可以用思想自由表达意志和愿望集体,相反,群氓却是一个无意识泛滥和散漫社会部落。



当一种民主社会制度,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取消了这种差异,不继续夸大这种差距之后,群氓与精英之间分歧就会被隐蔽起来,不像过去时代那样明显;但是,精英与群氓之间利益差异仍旧明显存在,因为,决定政治利益和制度改变精英思想,究竟有多少是来自群氓无意识冲动中,来自群氓欲望合理需求之中。这仍旧是现实政治中的一个问题,这也是当代政治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时常是精英借用老百姓之口,不断地为自身利益膨胀与扩张,改变政治、经济和文化方向。



警惕精英政治就在于,人们如何把群氓中合理的欲望纳入到现实政治选择中来。因为,普遍的中间阶层是群氓社会基础。但是,在中国,精英政治非常强大,它依然在利用自己政治优势,公然把自己政治理想强加于群氓,强加于老百姓的下层生活,强制的改变老百姓未来生活作为代价;剥夺他们的财富和利益,其中却是暗含着精英利益集团中个人私利。这恐怕是中国社会遭遇到西方资本主义并未能逃避问题,精英愚民政策有时是非常巧妙的,问题是于,残酷的被奴役与剥削的现实之后,却容易造成一个精英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社会;群氓的社会阶层被愚弄结果就是,丧失了对精英政治期待,丧失了对他们代表群氓利益相信。



在全球化和网络化时代,教育普及和科技普及社会,群氓必以另一种形态复杂的存在下去;同样,精英也以启蒙主义的思维方式主导这个世界。我想,这恰是我提出该问题原因所在。在一个开放的社会,教育成为消除差距精英与群氓之间最为重要工具,中国的群氓已不再是缺乏教育时代。现时代的社会,为消除群氓教育打开了——人们通向个人主义阶段发展道路;是否群氓就彻底消失了呢?实际上,并不尽然,群氓与精英争执仍在继续,好的政治恰是注意了群氓盲目性,也注重解决精英专制化。



如若没有群氓的集体存在力量,历史就不会以如此强大方式影响思想家,如若没有巨大盲从力量冲动,就不能够形成影响整个社会历史走向动力。所以,群氓一直就是创造历史最为盲目力量,但它的确在精英政治中获得引导,并受到教育,然后,新一代群氓再一次诞生,又一次决定着历史需要精英来为他们选择。难道历史真的就是如此循环往复吗?如若想从历史精英与群氓循环中解脱出来,就必须造就一个强大的中间阶层,让群氓社会欲望占据政治决策核心而抵御精英政治专制,从二元对立政治结构中摆脱出来,寻找到解决东西方未能发现的第三条道路。



我希望这样的思考,能够解除精英与群氓之间分歧,消除东西方政治终结纷争与末日预言,在选择多种多样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中,中国可以有着自己的独特回答。中国目前的选择显现生机与活力,的确,让世界眼前一亮,一道风景如此迷人却隐藏着危险。因为,警惕精英与怀疑群氓,反对全面西化或坚持本土化道路,尤为重要。西方最为发达的社会制度与国家,大多是精英政治所为;那些民主化程度非常高、社会福利性好的国家,大多数是抑制精英政治暴力的结果,多为满足群氓民主政治所为。对群氓采取完全自身和放任立场,容易走向盲目性,但是,忽略了群氓利益合理冲动,也就等于向精英政治投降;满足或造就中间阶层利益最大利益化,这才是未来社会政治的核心。



传统是我们沉重的包袱,又是不能随意可以抛弃丢的;学习西方,充满复杂的荆棘,又是不能回避选择;世界浪潮已是全球化定局,这是不可阻挡的。面对如此困境,生存显得如此重要。在中国社会,精英决定群氓的政治前途,引领群氓的超越现实社会,启蒙群氓实行先进的教育,一直是精英政治统治的思想方式,这个历史模式需要彻底改变时候了。群氓是中社会最大中间阶层,但是,它与精英的较量还在艰苦卓绝的进行中,因为,这个世界的真理,曾在启蒙主义时代就被颠倒了,如今,我们必须从两个方面着手,警惕精英,防止群氓;这可能是我们选择第三条道路最为可能通途,也是最为可能从壮大中间阶层出发,获得民主政治与思想自由最为合理的一次选择!(2007-10-21)

QQ:250801883

Shi_zhe_hun@ahoo.com.cn

点击(2043) - 评分(19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1543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生态思想者

一个以梭罗为生活榜样的人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