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哲魂:中国应该采取政治民主渐进式改良道路

07-11-12

Permalink 22:05:49, 分类: 心灵的悸动

诗哲魂:中国应该采取政治民主渐进式改良道路

诗哲魂:中国应该采取政治民主渐进式改良道路

在面对生态文明社会转型的历史阶段,提倡渐进式民主改良运动,是符合中国国情、符合民主渐进需求与中国实际发展状态。增量式的民主进程选择,透出许多对未来中国社会问题深刻思考与责任的担当,也清楚的表达了预防中国社会传统暴力革命机制复活的需求。它不回避中国历史传统暴力倾向,不避开中国政治民主不成熟状态,它是面向全球化生态文明选择艰难险阻的思索一个结果。

增量式的中国民主制度创建,是一种平稳式的过渡政治选择方案。在中国显现了它特有历史演进路径,它属于中国式渐进改良的民主社会选择,它基本奠定了或确定了中国社会未来改良的基本调子。在激进与改良之间,中国民主道路最终选择了后者。这时因为,中国文化在应变全球化的过程中感觉到:一种保持稳定的社会需求非常重要,这也是中国政治民主探索,在过去20多年历程中经历的教训使然。我不是想去评价中国民主进程选择,只是想说,增量式的民主选择具有特殊历史原因。

它是对中国封建社会专制制度,经历了过于漫长时间的一种政治回应,是对缺少民主社会传统根基与文化一个清醒的政治判断,也是对当前中国社会缺少一个成熟的政治民主环境一个重要思索。

中国近代社会以来,一直就缺少一个开放的民主政治与思想解放运动,作为政治民主化、法制化为其奠定的历史基础,为其准备好一个良好地、快速地民主发展阶段。中国是一个缺少历史渐进改革民族国家,历史上,几千年来的暴力革命作为改变政权方式政治选择,对暴力的崇尚,一直就沉淀在国人精神与骨子里,民主政治与暴力革命的精神背道而驰。因此,政治改良所提倡的民主增量选择道路,就是一种中国式民主进程特殊意义所决定。

因为,中国的政治民主的历史,从来都是通过暴力革命解决问题,未能有过一个民主政治漫长地准备阶段,也不能够跨越历史政治暴力传统结局,这是中国政治民主问题关键。

进入现代社会以来,由于中国当代社会,缺少一个市民社会中间阶层,这一社会民主力量缺失,不断地引来了非常黑暗地政治恐怖发生,替代了健康的民主政治自由精神的崛起。增量式的民主阶段渐进式表达了,这的确是中国改良政治必然选择的进路。在改良的政治道路上,渐进式增量民主制度,激活了我们对于整个中华文明传统文化的积弊进行建设性的思考。

民主是好东西,还是一个坏东西,这不由那个政治家或理论家所言;它完全在于中国社会实际产生的社会实践效果,最后作为判断地结论。增量式民主就是一种改良政治民主制度实验,因为,这其中包含着对民主政治怀疑精神;同时,也包含着民主政治中国化改良思考在内。

通过经济社会的市场化阶段导向,快速培养起来一个以市民阶层作为中间社会力量,让其民主意识快速地从他们思想中成熟起来,这是突破中国社会二元结构状态一种努力。

现在,城市与乡村民主,可能面临着非常不同的情景,这恐怕是中国社会政治民主面临最为重要问题。乡村与城市的民主进程为什么不能够同时进行,这是二元社会结构给中国政治民主制度带来一个困境,正是这种民主制度社会基础分离与破碎,构建中国民主政治,必须要在渐进与改良政治中去实现,不回避传统暴力影响,不回避社会中间阶层的弱小,不回避全球政治对社会稳定的需求,不回避中国民主政治城市与乡村的二元结构性矛盾。

在现代化社会中,乡村必须渐进式的完成社会城镇化、城市化、信息化的过程,必须要面对10亿农民如何完成现代社会转型中所遭遇的各式各样矛盾与问题,并且制度上作出民主化合理的安排;文化上作出重点转移之后,社会教育的普及性安排。城市却面临着全球化制度与文化更大的冲击,生态文明转型必须面对政治民主选择,这包含着城市与乡村之间矛盾与冲突,也隐藏着一个非常具体的民主政治和谐问题在内。城市中间阶层出现需要不断地市场化,而乡村的城镇化、信息化和城市化却需要民主政治作为保证;推进增量式的民主政治,恰是满足了两种情景下政治民主需求,是通过改良与渐进式完成民主政治的使命。

西方民主政治成熟,是因为西方社会,在资本主义社会阶段培养了一个市民社会阶层的崛起,加之,欧美民主精神,一直以来就是他们个人追求独立和思想自由的社会基础。在中国,这些前提条件都不具有。因此,中国式政治民主形式,一定与西方民主模式不能一样;一定与西方民主政治进程选择不一样;一定是通过城市与乡村化二元结构破除来实现。同时,又不能停止探索西方民主政治实践观察,东西方各自民主化进程的步履,都是通过增量式的民主政治,才能作出符合历史与世界潮流的进步选择。

西方民主运动的历史传统,往往是民主与自由思想运动相结合作为开端。在一个自由还未能全面保证的国家,民主只能是渐进或改良步骤进行。而在中国,民主政治是必然有秩序化组织起来,经过改良式的渐进步骤来实现。因为,民主政治,在中国从来就没有成熟起来,加之,中国民主自由运动,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传统运动,仅仅是民怨泄愤的一个主要渠道;最终的历史后果,往往导致激烈地暴力革命。现在,我们用市场经济导向完成它们对民主的作用,增量的社会政治民主,可能就是在种意义上说,是改良与渐进式一个道路。

一个成熟的政治环境,对民主最大的呼唤可能性就是它在多大的范围内发生?可以允许自由民主进程的展开程度如何?究竟在多大的空间中进行推广使用?这是受其先觉政治条件和政治环境影响所限制的,这是中国民主进程最为困难的选择状态。渐进式的增量表达了中国社会内在民主进步希望,也同时包含着一些解释不清楚内容在其中,这就是民主并非是一个可以放开的笼子,让无数的鸟儿放飞时获得自由;但同样,民主也绝对不是政府利用权力,利用多数人意志,去压迫个人自由和剥夺人民民主的借口。

通常,每一个人民大众头脑中的民主观念,往往充满了无政府主义的自由性,这种为个人利益和意志所求的民主,需要引导,但却不能够限制;尊重每一个人民主权利重要性,是写在国家宪法上的,谁也不能够无视它的存在。尽管,人民大众自由意志是社会民主的基础,但并非是国家政治中的民主首选。多数国家政治民主政治,都警惕大众化无政府状态发生。相反,人民大众的民主却也警惕防止国家借口民主来压迫人权,让个人为国家作出无意义牺牲自由的生命。

在国家的政治民主中,它强调民主是秩序化、法治化、程序化,规范化来实现,个人自由在被国家约束的状态下运行。但是,它的前提,却必须是对个人独立与自由无条件的尊重。否则,国家化的政治民主就是对人民犯罪,就是利用集体暴力对少数人的压迫。就是践踏民主政治个人化意志和自由独立的实现。

自由并非是可以在无政府主义的状态下运行,但是自由却必须要在对个人权利维护基础上进行。在自由民主的国家,个人一直警惕国家暴力对民主自由压迫;同样,政治民主却应该在一定秩序下推广和进行,不因为无政府主义而导致社会民主政治解体;也不因为国家借口民主政治压迫个人自由和民主的权利。因为民主容易造成社会无秩序混乱的扩大,这反而成为民主政治的障碍。所以,中国式民主政治渐进与改良是增量民主最为合理的选择。

对于一个政治生态不成熟的国家来说,开放民主是需要历史条件的,但对于一个完全按照西方化来构造中国民主政治人来说,也许,增量民主的步伐还不够大胆,速度还不够快。问题在于,中国民主政治的开端还处在一个保守和僵化状态下,缓慢地发展才可能实现。因为,这取决于中国民主政治历程,取决于中国当前对民主政治理解,取决于中国社会对民主选择客观需求。(2007-11-13)
QQ:250801883
点击(1795) - 评分(18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1653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生态思想者

一个以梭罗为生活榜样的人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