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返乡日记(13)

14-04-03

Permalink 07:46:11, 分类: 心情札记

2014 返乡日记(13)

2月6日 小雨夹雪

电脑和手机的电源线我都放在行李箱里,此刻的电脑电量已经耗尽,无法使用,手机也只剩下不到2格的电量。无奈中我又拨打了南航的行李处理中心,服务依然是冷冰冰的语调和不知所以然的回答。中午再次拨打电话,总算得到答复,行李会在晚上6点前送达。这样我的行李整整在外流浪了3天,今天终于要回家了。
我在想,那个可怜的抱着孩子的四川父亲如果也像我一样,等3天才能拿到行李箱的话,估计早冻死在重庆的街头了吧。幸好我住在省会城市,如果我住在更偏远一些的交通不便的乡下,我与行李箱的会面恐怕会是一个遥远的梦了。
下午3点多,送行李箱的车到了。问送箱子的人是否有航空公司的行李丢失证明,回答,No.弟弟在我们出国前是买了保险的,其中有行李延误赔偿一项。但没有行李丢失及延误证明,弟弟该如何找保险公司要赔偿呢?这真是个问题。

晚上驱车带着父母和妹妹逐一去看了大娘,姐姐正在住院的植物人婆婆及爸爸的一个朋友。回家的路上,暗黑的天空飘起了白雪。明天,会是一个白色的世界吗?

2月7日 雨夹雪
今天约了来老家合肥度假的老战友颖和她先生颢去栖巢喝咖啡吃午饭。出门前天上下起了大雪。叫上妹妹下楼,在家门口拍了几张雪中即影,然后我便出门赴约。
市中心的地段极不好停车,绕了两圈,果断地把车开入咖啡店楼下的院子,按喇叭叫开了大门栏杆,看门的人指挥我停好了车,随即要了10元停车费,解决了问题。
见到老友自然开心。聊了许多话题:有关房产,有关部队文工团是否撤消的可能性,有关出国旅游,有关花钱的大方与守财,有关身体的健康。。。。。吃了冰,点了凤梨饭,极难吃。
离别,与老姐颖相拥告别。想起了两千年那一年,我离开南京出发去温哥华时,颖与我告别时含泪的眼。她不舍,却不愿表达。当离别的汽车驱动时,我微笑着从玻璃窗口向她挥手告别,她转过身去不愿看我。我分明看见她抖动的双肩不停的抽泣。颢拉她转身,说,车要走了,她执拗的不肯。我在车里不知不觉泪已成行。
我一向把她视为姐姐,多年的战友情谊让我们的情感如同亲人。尽管我们已分别了那么久,却依然有着不变的情谊。

告别了老姐老哥,我沿街找到之前买衣的店家,帮台湾的缪姐换衣服。店家的服务很好,年长的服务员说,如今的衣服许多都能在网上找到,大家比价钱,服务当然要好。话虽如此,可换与不换还是店家说了算的。最后,在一位热心的顾客帮助下,让我看到了与缪姐体型相当的人穿此衣服的效果,我换到了一件我自认比较满意的衣服。
点击(2385) - 评分(216)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公社温哥华大队向阳生产队温暖小分队

清风的声音轻轻扫过地面,清风的芳香,是经午后暴雨洗涤或浸过松香的,这才是我所愿听愿闻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