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摄影作品欣赏

07-11-25

Permalink 11:08:46, 分类: 闲聊肆

论摄影作品欣赏



当那一团火球在前方散开,升起时候,我正在UH60直升机的侧仓门边,用重型机枪向下面的房屋扫射。这些土黄色的房顶挤在一起,像一块块卤过的豆腐,重重叠叠,唯一的空地中央,立着清真寺的尖顶。很多屋顶上,都有沙袋围起来的掩体,里面一两个武装人员,顽强地用火箭筒向我们攻击着。时不时地,能看到毒刺导弹拖着白色的烟雾,在空中划出一道曲曲弯弯地轨迹。

一群直升机在这个不知名的阿拉伯小镇上空飞行着,前方就快到目的地了,我的手在出汗,心跳急促。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团火球,在前方的某个地方绽开,中央白的刺眼,被淡淡的橘黄包裹着,慢慢地向外扩张。透明的空气,在它的逼迫下也有了波浪的形状,滚滚地涌向我们。透过气浪,土黄色的房屋在扭曲,变形,猛然变成黑色的粉末,随风而散。而这透明无色的冲击波后面,跟着漫天的血红,一切物体,包括前方的直升机,周身都冒出淡黄色的火焰,然后开始抖动,痉挛,瞬间灰飞烟灭。红色,周围到处都是坚定的红色,令人天旋地转,血脉贲张。耳麦里传来慌张的声音:“天呀,这帮疯子居然在自己的土地上引爆了原子弹!”,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显示器上随即漆黑一片。

我按了一下ESC,退出了游戏,“Call of Duty 4”果然不同凡响,弄得我呼吸急促,满手是汗。还好,只是个游戏。

抬头望去,对面的公路上有工人修路,远远地看到电子显示牌,用一个箭头告诉驾驶者,这条线封闭了,请转到另一条线上去。显示牌上是一组黄色的灯,按照顺序亮灭,在我的眼里,居然产生了一个活生生的箭头,仿佛赋予了生命。记得一次堵车,刚好停在这牌子之下,视野所限,只能看到两个灯,就见它哥儿俩亮亮灭灭地,像是在抽风,一点儿意义都没有。而这电脑游戏,如果用放大镜来看,无非就是01的亮点,哪里能让我身临其境,不能自拔呢?

看来,没有我们大脑的诠释,游戏和显示牌无论怎样排列组合,都是没有意义的。反过来说,大脑有能力把特定的排列组合诠释出特定的意义,就像我看罗伊亚登(Roy Arden)的片子一样。

罗伊亚登是一位加拿大的摄影师,这个家伙没事儿喜欢把镜头向下,对准令人作呕的垃圾,拍出了许多不为人接受的片子,而且把它们堂而皇之地挂在温哥华艺术馆里。于是有人觉得他把垃圾放进了艺术馆。对此罗兄的解释是:“人们一说到它们是垃圾,我总觉得他们没有抓住要点。它们的整个要点就是,根本就不存在垃圾这种东西,存在的只有物质。垃圾这样的词语是一种价值判断”。

这话让人想到了康德。

整个物质世界给我们的,只是感觉感受的材料,而我们用先验的精神装置,在时间和空间中来加工它们,借以供给我们的理性去生成种种的概念观念。通俗地说,我们是戴着一付有色眼镜来看这个世界的,所有的东西都会带上我们自己的理解。在物质世界里,没有时间,只有变化,没有空间,只有相对的静止,时间空间纯粹是我们理性的产物。而像色彩这样在摄影里很重要的元素,在亿万年前那第一双睁开来看世界的眼睛之前,是不存在的,它就像声音, 味道一样,是我们主观的产物。

于是当我们认定罗兄拍的是垃圾的时候,我们已经加入了我们自己的判断。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去判断,这就是欣赏摄影作品,以及其他艺术作品的关键。艺术如水,盛入方里呈方,放在园里变园。也就是说,同一个艺术作品,在不同的人眼里,感觉和味道是不一样的。把罗兄的片子理解成垃圾,没什么不对,但这只是一种理解,如同把交响乐理解成若干音符的堆砌,也不能说错。但交响乐还有韵律,结构,内容等等多种理解。如果认定一种理解,排除别的理解,这种把艺术逼到死胡同里的做法,我认为就是一种错了。

《Gutter with Rags #1》

当看到罗兄的作品《Gutter with Rags #1》时,吓了一跳,或者说是被震撼了。我看到了尸骨,血腥,而朋友老肖(Windtalker)说他看到了暴力。片子上方那裹起来的一堆仿佛裹尸布,裹不住的,是那露出来腐烂的腿骨,旁边两根树枝在黑白世界里化为流向下水道的血。这是一幅令人不安,甚至烦躁的片子。于是砍杀,斩首,甚至战争的后果,都可能在一张片子的刺激下,在精神世界里演绎,发酵,展开。精神世界绝非粗糙的物质世界,它的能力之大,在物质世界里匪夷所思。

但这只是我的理解,而罗伊亚登在拍这张片子时,也是这样理解的吗?

贝多芬写第九交响乐的时候在想什么?除非你让他转世得肉身,否则永远不会有答案了。正是因为没有答案,这支作品获得了更大的魅力。艺术创作一般分为两个部分,作者的创作和欣赏者的创作,就是说,欣赏的过程也是创作的过程。就算贝多芬的第九是描述他与便秘作斗争的经历,也不影响你把它理解为人类思索,不满,斗争而至大同的过程,因为你用这支作品在心里进行了第二次艺术创作,从而达到某种共鸣,这时,作者的本意便不重要了,不但不重要,有时它还会成为限制你想象力的枷锁。

记得几年前刚拿起相机的时候,喜欢给片子加上一个特矫情的名字,有时还写一些小段子感慨一下。拍农舍感慨农夫的辛苦,拍扶手又感慨它任劳任怨地为人服务,自以为达到了什么境界,有一天在论坛上却让一高人骂了一通,骂得很难听,当时真接受不了。后来读的看的多了,又碰到老肖这样的朋友,才有所觉悟。片子这个东西你不能解释,越解释读者想象的空间就越小,如同其他的艺术作品一样,要给读者想象的空间。因此,我以前的所为,从某种意义上是对读者智力的一种侮辱,活该挨骂。

所以,罗伊亚登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片子能否让人进行第二次的艺术创作,扩展精神世界从而激荡心灵。还是那句话,知道如何去品一张片子,远比按一下快门要难,的确需要画外的功夫。

前两天网上一哥儿们居然找出了****时期出版的《新婚夫妻手册》,其中有这么两段:“革命夫妻在新婚之夜,要先团结,后紧张,本着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原则。尤其是男同志在一开始时,要特别注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关心和爱护革命女同志。”“革命夫妻每一次不宜将运动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以免影响休息。要保持充分的睡眠,以便第二天能以饱满的激情投入到火热的革命工作中去。”

如果你看了以后哈哈大笑,那么恭喜你,你已具备欣赏摄影作品的能力了。
点击(5800) - 评分(511) - 1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1725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有点高深,,,偶闪!
07-11-25 @ 12:27
太暴力,没敢往下看,到了引爆核弹那旮旯就退出了···
07-11-25 @ 22:11
评论源自: flying2u at work
C&P from westca forum:

俺走过路过也得留一下言哈,尤其是一群假大师们讨论艺术的时候,俺不能落后于双劫大师,绿大师,顶大师,墙眼大师等等, 以及有所提及的紫大师,当然也不能忘鸟向老西和老肖两位人模狗样的哥们招呼两砖:

摄影是一个唯心主义的东东,哪怕是记录写实的照片。俺这个不摄影的大老粗作为局外人是有发言权的。俺很早以前就对大李说过,你拍的东东和俺见到的不一样,俺眼中的落叶没有拖在后面长长的坠落轨迹,瀑布流水也不是一丝一丝的银白发亮;有些配上深邃标题的所谓思想只是每天都见到的光与影的变化,同一幅片片由于创作者心境的变化,可以通过不同的名字来表达不同的内容。哪怕是新闻照片,在前因后果之间截取的那一个截面,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既然是唯心的,大师说的叫语录,同样的话双劫说的却是狗屎(大师多多得罪哈),自然不足为奇。

关键不是成为大师以后说了什么,是成为大师之前的积累和领悟。就好像少林寺的扫地老和尚说的,武功能修炼多高,取决于佛法能参悟多高,否则只会走火入魔。而真正参透了佛法,又不屑于练武争胜了。

(俺的话外音是说,俺不会摄影,其实是真正参透鸟,西西。。。)

所以说,大师的思想在于他按下快门之前的人生阅历,等你看到大师的作品,这已经是你自己的思想鸟,为什么苦苦执著去领悟大师的思想呢?

俺不是文化人,人生也浅薄,大师的作品,有的俺欣赏,有的俺觉得是狗屁。俺的心境变化,理解的也有差异,比如,如果要让俺用几十万买下来放在家里慢慢欣赏,俺就觉得统统是狗屁。

摄影以前叫捏影,比较好,就是记录一些值得保留的片断,好比毕业照。后来有文化人加入思想,就比较难搞鸟,唯物主义硬生生搞成鸟唯心主义,大师之类的番号满天飞。以后再设一个捏影版,让大师们都在摄影版掐架,俺们粗人去隔壁,西西。。。
07-11-26 @ 01:44
沿袭了一贯的西安风格,好看!
07-11-26 @ 09:57
评论源自: 心灵回音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1829/index.html
到摄影论坛看了。那个热闹!
D大师还没出场啊。。。
07-11-26 @ 18:23
我觉得我看明白了...一千个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是不是...至少部分是吧.:)

居然在楼上看到老肖了.借地也问个好.
07-11-26 @ 20:47
语冰,你也好!还在国内么?
07-11-27 @ 14:07
评论源自: 2007年的益虫
借着每个人的摄影作品,可以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哈哈哈,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问西安GG好!:)

问语冰,老萧好!:)
07-11-27 @ 21:23
评论源自: 2007年的益虫
垃圾照片所散发的味道很真实很城市.
07-11-27 @ 21:33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 http://www.mmmca.com/blog_u7856/index.html
偶只微笑,算懂莫???呵呵
07-11-28 @ 16:12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 http://www.mmmca.com/blog_joy/index.html
不知道拍照是不是一件寂寞的事啊,原来你看到的和别人解读的总是不一样。

读书和写字,也都是寂寞的事。

但看到后来,我也笑了,所幸西安风采依旧,总不吝惜给访客一点乐啊。
07-12-04 @ 06:06
新婚夫妻手册很搞笑,呵呵。
您的这篇文章很让人开悟,因为艺术是相通的,谢谢西安兄的的支持和鼓励,问好。
07-12-05 @ 17:34
评论源自: 静寻 · http://blog.sina.com.cn/kjx
是呀,概念一出,许多鲜活的东西都溢出去了。
07-12-08 @ 05:49
圣诞快乐!和自己较真呢,呵呵。
07-12-24 @ 20:47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 http://www.mmmca.com/blog_joy/index.html
新年到了,祝好!
08-02-09 @ 02:3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文章是意淫,诗歌是措词不当,摄影是扯淡,混在这里,





回照相馆

我的关系户:
非现存在
视觉舞蹈
流浪眼睛
夏虫语冰
益虫飞飞
采薇陌上
时间裂缝
明火执仗
涉江芙蓉
草莓园地
朵妮小妮
风之侧面
逸立老汉
墨子茶馆
散淡广隶
马格南姆
江湖绝色
周密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