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EAL(小说)

05-07-30

Permalink 22:48:28, 分类: 闲聊肆

UNREAL(小说)


 我们厌倦了无休无止地与粗糙的物质世界奋战,因此决定选择另外一个方式,企图拥抱无限。我们进入了自己的内心,在那里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 Henrik Steffens

(一)

 “醒醒,布莱克,醒醒!”

 一阵猛烈的摇晃把我从昏迷中拉回到现实里。“布莱克?谁是布莱克?”我迷迷糊糊地想。

 我记得刚才还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半躺着的,两脚翘在桌台上。这是我每天的习惯,中午总要歇一下。

 “布莱克,你终于醒来了!”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双焦虑的眼睛。

 “嗯,我这是在哪里?谁是布莱克?”我喃喃自语。

 “快醒醒吧,斯卡人马上就要来了!”

 我的头更晕了。

 周围极其安静,偶尔能听到枪支上膛的哗啦声,还有一两声高低不平的咳嗽。淡淡的白雾铺在这座被废弃的城市,看上去极富距离感和神秘感。裸露的钢筋上挂着几絮死去的藤类植物,凭添了许多末世的味道。太阳的光线艰难地穿过迷雾,被散射到四面八方,辣辣地刺着人的眼睛。摩天大厦依旧耸立,玻璃的窗口大都被震碎,像没有了眼珠子的眼眶,黑洞洞的丢失了灵魂。楼和楼之间莫名其妙地连着一些下垂的线绳,有一处居然挂着四个红灯笼,随风摇摆。

 地面上堆着几辆烧毁了的汽车,有的还冒着烟。奇怪的是一点味道都闻不到,只能想象着橡胶轮胎在烟中的焦臭。我躺在掩体里,头软软地靠在一挺沉重的马克西姆机枪上。这是一款老式的武器,六只枪管每分钟能射出上千发子弹,瞬间就可以把人打成蜂窝。枪身笨重,必须扣在腰上才能举动。扳机在枪的上方,没有准星和标尺,全靠子弹的密集来打击敌人。枪管摸上去冰凉,里面有先进的冷却系统,外表暗淡无光,磨砂金属给人一种信赖的厚重感。

 远方传来零星的枪响,令环境更加寂静和沉重,雾凝聚在我的身体上,和我的心上,闷闷地泌出水珠。

 该来得终于来了。

 在通信耳机“劈劈啪啪”的信号噪音中,总部通信兵尖利地咆哮着,令人绝望:“注意,注意,斯卡人已经突破了第一道纺线!正向传感控制中心的方向进攻!OVER!”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武器相碰的金属声伴着粗鲁的骂娘声,惊的掩体中的耗子四处乱窜。我坚定地站里起来,把机枪上部的钢环扣在腰上,打开保险锁,马克西姆的枪管嗡嗡地转了起来。

 枪声越来越密,头顶上已经能感到有子弹飞过。我的后脑冰凉冰凉的,水珠顺着脊梁向下流着,所到之处,肌肉就紧张起来。从望远镜里,我看到了斯卡人,一身红色,一身杀气。

 我突然觉得整个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刚才还在和项目主管讨论下一步的工作,脚下是柔软的地毯,突然之间就进入了残酷的战争,被丑陋的钢筋水泥包围着,好像什么人下了蛊。一定是什么地方错了,一定的!没时间细想了,斯卡人已经开始发射小型的红外线制导导弹,爆炸声此起彼伏。

 我跳出掩体,找到一个有利地形,身子靠在墙的实处。他妈的是谁下了蛊呢?谁?我对着蜂拥而来的斯卡人愤怒地拉下了扳机,巨大的后座力把我紧紧地按在墙上,呼吸变得困难起来。眼前看到的只是一团黑烟,烟里飞着蝗虫一般的弹壳,通信耳麦里传出冷冷的杀戮分析数字:“Double Kill(双杀)”“Treble Kill(三杀)”“Super Kill(超杀)”。斯卡人的火力被吸引了过来,子弹打在周围,水泥屑四处飞扬。渐渐地,火箭的爆炸声在附近响起,看来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把最近的三个卡斯人打倒后,对方的火力稍微顿了一下,我扛起马克西姆,撒腿就跑,废墟从我眼前滑过,摇摇晃晃,让我的胃很不舒服。

 几乎是同时,两枚火箭在脑后爆炸,巨大的气浪把我掀起来,仿佛在失重中飘游,轻飘飘地飞向一个废弃的汽车,同时眼前红了一下,跌落在地,而感觉却慢慢地升空,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始终没觉得疼痛,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二)

 感觉继续升空,最后飞离了电脑屏幕,附在天花板上。看着屏幕上自己的尸体,我在考虑着要不要开始新一轮的电脑游戏。

 我看到自己坐在椅子上,两条腿向前伸直,身体放松。周围被一盏小小的床头灯照着,昏昏暗暗。偶然窗外一辆汽车通过,强烈的车灯把光投在墙上,让小屋突然亮一下,随即又暗了。光被汽车带走,寂静再度侵入,仿佛卡门的离去,寂寞重新填满了我的身心。普罗汀说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黑暗,只是光没有照到而已,这么说寂寞也不该存在,爱尚未来到罢了。

 记得和卡门相遇的那天同样是浓雾围绕,小城费拿拉让所有的外乡人都迷了路。我在迷途中寻找旅馆,却碰到了迷人的卡门。

 “我叫卡门,是教师。”卡门看着我,眼睛中有什么在燃烧。
 “施凡奴,排水系统工程师,很高兴认识你。”心脏很真实地跳了一下,我呼吸有点急促。不过施凡奴这个名字听上去很陌生。

 就这样,我住进了卡门介绍的小旅店,四号房,和卡门斜对门。卡门是个漂亮的姑娘,浅褐色的皮肤,看上去美丽健康。挑起的眉毛下是一双散发着热力的眼睛,滋润着微微嘟出来的嘴唇,含露欲滴。上唇右侧的一颗小痣,再加上瀑布般撒下的栗色头发,给已经很丰富的女人味道里添加了许多性感。

 大雾让我们都迷了路,得到了相遇的机缘,而我们却再度迷失了自己,跌落在一段感情之中。就是说,我爱上了卡门,也确切地知道她同样爱上了我,好像我有洞察一切的能力。在这座古老的法国小城上,在雾气飞升后的阳光下,我得到了她的吻,我因此而激动,又一次感觉到了明显的心跳。

 感觉中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左右着我,比如我这时应该做的不是和卡门卿卿我我,而是讨论软件的推销计划。晚上和卡门回到小旅馆,我又感觉到了这个力量。我们在各自的门前道别,卡门欲说还羞,而我则被这个力量所束缚,说不出话来。卡门站在门前,回头看了我一眼,姑娘的心思全在里面了。

 “明天见。”她深情款款。
 “再见。”我犹豫了一下,想说:“我可以到你的房间坐坐吗?”可没说出口。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眼里却清楚地看见卡门在她房间里的情景。她若有所思地脱去上衣和胸罩,健康挺拔的乳房跃然而出。我试图闭上眼睛,生怕自己变成一个窥视狂,但无济于事,这样的胴体有着无比的吸引力。我感到了燥热,那种真实的,物理的燥热。可我无法左右自己,只好无奈的披着外套,在床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起来去敲卡门的房门,但她已经走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昨天发生的,仿佛只是对某种物质在精神层次上的体验,留下的只是观念上的美好,唯一真实的,是心中爱的感受。

 现在我独自坐在黑暗的小屋里,思量着当时的情形,遗憾我没有请求卡门让我进她的房间,因为我看到了她的思想,我知道她的企盼,可我就是不能左右自己,冥冥中一只无形的手控制着我的行为。就像一只被魔术师变出来的兔子,永远都无法了解魔术中的奥妙。

 我抬头看着窗外,星空中布满了神秘,卡门的眼神似乎就渗透在其中,让人无法琢磨。但这肯定不是故事的结尾,三年后我们还会相遇,经历一场有爱无性的游戏。我不明白我为什么知道将来的事情,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无法和卡门做爱。难道真的有一个无形的自然力量,让我无法摆脱?

 天渐渐地亮了。


(三)

 天渐渐地亮了。

 电视依然开着,安东尼奥尼在《云上的日子》里按照自己对人生的理解,驾驭着施凡奴的行为,以便展示自己的思想,把爱情从性中抽离出来,讲述了一个有爱无性的故事。

 我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力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拉开帘子,推开窗户,一缕阳光洒进屋子,穿过淡淡的烟雾,无形的阳光立刻就获得了形体,仿佛灵魂获得了肉身。这缕阳光构成了一个通向完美的管道,抬头看去,这管道的顶端,是一片刺眼的白色,温暖地罩着我的心。

 沿着这通道,我飘然升空,离开了居住的屋子,就又看到了雾,清晨淡淡的,尚未蒸发的雾。随着耳中缓慢的华尔兹,远处的白桦树林在雾中有节奏地时隐时现。不时有个把鸟儿掠过,在旋律中加进几点趣味,顿时连色彩都活泼起来,越发鲜艳饱和。

 还是在耳中的四三拍节奏中,清澈见底的小河欢快地流动,滑过鹅卵小石,划出几条细细的水纹,弹出水滴若干,谱得美丽乐章,令人神往。我定睛细看,河中的小鱼儿欢快地在清冽的水中戏耍,追随着飘落的柳叶,时聚时散。常常有一两条鱼儿跃出,欢乐之情,溢于水面。

 放眼远方,一片郁郁葱葱的青草地被黄白相间的雏菊点缀着。阳光被树林所分割,透过薄雾,洒在草地上,一片斑斓。我赤脚走过,感觉青草的柔软,露水的清凉。在一小片阳光下,脚面被耀的发亮,但却感觉不到暖意。时常听到黄鹂夜莺的啼叫,似乎在传播清晨的消息,又像是灵魂的对白,悦耳悠扬,意味深长。站在空旷中,深深地吸一口新鲜空气,宛如置身仙境,仿佛看见身着白纱的自然女神,美丽雍容,完美无暇。

 顺着小河向前飞跃,把树林急速地甩在身后。渐渐地水汽升腾,水流湍急,四三拍的节奏中,似有铜鼓之乐加入,逐渐厚重起来。水汽越发浓烈,耳中的声响更加坚定有力。忽然眼前豁然开朗,万丈的瀑布轰然而下,气势逼人。太阳在浓浓的水汽间,勾得缤纷彩虹,横跨人间。

 我顿时心生敬畏,看着河水前赴后继,瞬间落下,就地升华,或融入更大的自我,或化为另一种形态,在空中逍遥。我突然感到一阵清凉从头顶灌入,随着血脉在琴弦的拨动下渗遍全身,仿佛融入了自然,每一个细微中都体现了牠的意志。软软地躺在草地上,耳中响起了圆号的召唤。在这美丽的田园中,反复的圆号声像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指令,在美丽的背景中体现着自然的力量,令人为之振奋。

 但我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仙境般的田园里,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项目计划搞定,呈给客户。一想到这里,顿时急躁起来,跟着眼前就乌云滚滚,瞬间天变,黑暗罩了下来。

 远方已经开始下大雨,雾蒙蒙地遮住了山水,天空褪去了颜色,铅灰色下面,乌云踏着定音鼓点前后翻腾,变幻着形状,时而怒吼,时而狞笑,惊的鸟兽四散,整个世界都变得急促起来,我的心沉甸甸地,呼吸困难。

 突然所有的管乐器在急促中齐声嘶叫,刺过我的耳膜,眼前一道闪亮,撕破乌云。紧跟而来的,是一阵巨响,惊心动魄。

 打雷了。


(四)

 我从梦中惊醒,耳中贝多芬《田园》的第四乐章正在雷声隆隆,早知道就该跳过这一乐章,弄的午睡都不安稳。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搓把脸让自己彻底清醒。墙上的钟指在一点半的位置,我打开PDA,看了一下今天的工作行程,两点半要和客户谈软件销售事宜,现在小睡过后神清气爽,正好开始工作。

 办公室的桌子上放着一本项目计划书,这是要给客户的。我喝了口水,把一张光盘放入电脑。

 快有两年了,我们公司一直在开发一个游戏软件。剧作家,画家,动画师,软件设计师,程序员,测试员等等,林林总总几十号人,通力合作,终于产品要发行了。前两天让公司的若干超级用户试玩了几次,反应非常好。这个游戏用的是最新的引擎,令游戏的场景更加逼真。特别是在环境中添加了雾气的效果,极其富有立体感和现场感。人物皮肤和衣服的质感更加细腻,据玩家说,他们更强烈地觉得融入了游戏之中,到达了忘我的境界。

 下午的客户是一个很大的经销商,能非常有效地把一个游戏包装,宣传,销售出去,多年来大家合作愉快。该客户以严格认真著称,所以每次我们都得好好准备一个演示程序,让他们有更直观的认识。

 现在我最后再运行一次光盘里的演示程序,以确保万无一失。游戏讲的是2100年地球人和入侵的斯卡人之间的战争,非常惨烈。在演示程序中,我设计了一个勇士叫布莱克,他高大英俊,勇敢善战,手持一挺传统的马克西姆机枪。

 光盘驱动器的指示灯忙碌地闪着,像是某种灵魂的眼睛,无形的数据潮水般地涌入电脑内存,让它在极短的时间内经验了一个故事。终于数据上载完成,时间飞向了百年后的未来,液晶显示器上慢慢地浮现出一个废弃了的城市,笼罩在淡淡的雾中。我调整了一下坐姿,认真地看着。布莱克在战壕里站起来,马克西姆机枪嗡嗡地响着,音效非常真实。远方的斯卡人一身红色,三三两两地向我的方向进攻,逐渐进入了射程。

 布莱克跳出掩体,找到一个有利的地方,身子紧紧地靠着一堵墙,然后扣下扳机,马克西姆吐着火舌,弹壳像蝗虫一样飞舞。我聚精会神地审视着演示程序的进展,确保情节按我的设计方向发展。斯卡人越来越多,一群红蚂蚁似的。布莱克不断地射杀着敌人,显示器面板上实时地报着杀戮的分析,成绩优良。

 大概几分钟之后,右前方的一个斯卡士兵发射了两枚火箭,布莱克感到了危险,快速地离开原地。但已经太晚了,火箭的爆炸把他抛向天空,紧接着摔在一辆废弃的汽车上,布莱克满脸血迹,手脚垂下,生命随着演示程序的结束而结束了。我看着屏幕上的尸体,对演示的顺序,场景的介绍,人物的真实都颇为满意。

 可我心里沉重的很,每次运行完演示程序都有这种感觉。按道理布莱克不该就这样死去,他属于非常善战的士兵,很会自我保护,而且善用各种武器。但演示程序最多就五分钟,主要目的是展示游戏的现场感。所以布莱克必须死,必须在五分钟之内死去。我在想,如果布莱克有他自己的自由意志,他肯定不喜欢这个简单的结局。他会更加轰轰烈烈,在荣誉中死去。而且如果布莱克能预见到这样的结果,他肯定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太久的。

 但没有办法,布莱克是我设计的人物,他无法摆脱我的设计,必须遵循我的思路。就是说我的意志透过软件渗透在他的身体和精神里,甚至命运里。这是布莱克的必然,无处可逃。

 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琢磨着我能预见到什么。我能想到的就是,不管怎样,今天下午两点半一定会来的,我也一定会从三维空间的一点走到另一点,然后运用自己的逻辑说服客户,让他们就范。

 PDA嘀嘀地提醒我时间快到了,我站起来,紧紧领带,把计划书放进提包,然后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头脑里一片空明。



(2005年7月27日星期三于西雅图)


点击(2475) - 评分(793) - 3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3599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麦子
天啊,诗歌艺评后是小说!
你专业作家了。

先收着慢慢看。:)
坐沙发哦。
05-07-30 @ 23:47
写得好!
05-07-31 @ 01:11
评论源自: 野地的花 · http://www.yedidehua.com
Wow.
05-07-31 @ 01:34
看到(二)时想,果然是《云上的日子》第一部分,不可触及的淡然。

多层次的虚幻,却都不可遏制地迫近现实,很意识流的写法啊。
05-07-31 @ 03:23
西安兄又上升到一个境界了:P
05-07-31 @ 07:13
呵呵,老兄,你现在思想的火花开始熊熊燃烧了,我这的可乐还等着你来消灭呢。:D
05-07-31 @ 10:16
评论源自: 麦子
天啊,诗歌艺评后是小说!
你专业作家了。

先收着慢慢看。
坐沙发哦。

————————————————————————

哈哈哈,不急不急慢慢看。:)
05-07-31 @ 12:45
评论源自: 荔子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plk.php
写得好!

——————————————————————

谢谢荔子!
05-07-31 @ 12:46
评论源自: 野地的花 · http://www.yedidehua.com
Wow.


————————————————————

Yeah!
05-07-31 @ 12:46
评论源自: 薇
我想明白了, 下次你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我们都要带小彩旗和荧光棒排队欢呼,大师横空出世: ) )
05-07-31 @ 12:48
评论源自: doni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doni.php
看到(二)时想,果然是《云上的日子》第一部分,不可触及的淡然。

多层次的虚幻,却都不可遏制地迫近现实,很意识流的写法啊。

————————————————————

谢谢DONI。有的时候胡思乱想,就瞎写了。

老觉得人这一生是不是有什么在背后控制着,就像游戏中的人物。所以就尽量把虚拟写的真实,让我们有这样的感受,就是我们没准也是活在某一个虚拟中的。

再谢谢了,这个评价很中肯。:)
05-07-31 @ 12:51
评论源自: 愚公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675.php
西安兄又上升到一个境界了

————————————————————————

哈哈哈,谢兄弟的夸奖,其实呢,写这东西对我来说挺不容易的,想太多了。多写折寿。:>>
05-07-31 @ 12:53
评论源自: Edwin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a.php
呵呵,老兄,你现在思想的火花开始熊熊燃烧了,我这的可乐还等着你来消灭呢。

————————————————————

谢老大,你提供的可乐果然能给人灵感。:>>
05-07-31 @ 12:53
评论源自: 薇
我想明白了, 下次你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我们都要带小彩旗和荧光棒排队欢呼,大师横空出世: ) )

————————————————————

薇MM,搞了半天上次我当党代表的时候,你还没明白呢?!:>>
05-07-31 @ 12:55
评论源自: 老雀儿
西安可是真要有大动作咯。
05-08-02 @ 09:50
评论源自: 绿袖子
西安,可否把你的处女小说贴原创去?谢啦!
05-08-04 @ 10:03
评论源自: 老雀儿
05-08-05 @ 09:01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
05-08-05 @ 09:02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
05-08-05 @ 09:04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顶
05-08-05 @ 09:06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顶顶
05-08-05 @ 09:07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顶顶顶
05-08-05 @ 09:08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顶顶顶顶
05-08-05 @ 09:11
评论源自: 老雀儿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05-08-05 @ 09:13
不得了,了不得,成作家了,呵呵,迟早的事,写个长篇的吧,然后改写成剧本,没准你以后不用编什么程序软件了,搞你喜欢的艺术吧,大师。
05-08-05 @ 12:39
我Kao, NB轰轰, 大智若疯!

我服了!
05-08-06 @ 00:56
评论源自: 益虫
西安GG,整个长篇出来吧:)):)):))
05-08-10 @ 22:02
评论源自: jonathan
暴力,情色,意识流,都市生活对人性的影响.
精彩小说的成份都有了,不愧是有大师味道的作品.
西安兄好文章.吾等大饱眼福.

一点小意见,第一部分的战争场面好象太长了点,如果这是一中篇小说,那长度好象比较合适.
05-08-12 @ 22:42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怎么这许久没动静?难道西安会西安了?
05-08-24 @ 03:50
谢谢大家的回复。休假回来不久,就疏忽了自留地。:>>
05-08-24 @ 21:51
评论源自: Keithuad · http://fdrfgggfeffwg.host.com

http://fdrrgggfeffwg.host.com
desk3
[url=http://fdrsgggfeffwg.host.com]desk4[/url]
[link=http://fdragggfeffwg.host.com]desk6[/link]
06-03-24 @ 16:41
评论源自: Keithuad · http://fdrfgggfeffwg.host.com

http://fdrrgggfeffwg.host.com
desk3
[url=http://fdrsgggfeffwg.host.com]desk4[/url]
[link=http://fdragggfeffwg.host.com]desk6[/link]
06-03-24 @ 16:41
评论源自: Keithuad · http://fdrfgggfeffwg.host.com

http://fdrrgggfeffwg.host.com
desk3
[url=http://fdrsgggfeffwg.host.com]desk4[/url]
[link=http://fdragggfeffwg.host.com]desk6[/link]
06-03-24 @ 16:42

吃了一粒感冒药后,许某准备在家休息,突然接到老板电话,要马上送一份文件去公司。于是,许某开车赶往公司。结果,半路上,犯困的许某准备过路口时没看信号灯,突然发现是红灯,而且前方停着一辆红色轿车,许某赶紧急刹车,可是错把油门当刹车,直接追尾了。

吃感冒药后发生车祸,这并不是第一起。相比酒驾和毒驾,法律并没有规定吃感冒药后不准开车,但“药驾”的危害丝毫不亚于酒驾。如今,天气转凉,感冒的人也增多,交警提醒车友,服用感冒药后最好不要开车,以防发生意外。

车祸——

错把油门当刹车

10月12日下午1点多,江宁交巡警大队高新园中队接到报警,称在昌宁路湖山路路口发生两车追尾事故,两车损坏严重。交警赶到现场发现,被追尾的红色轿车保险杠脱落,后车车头损坏严重,所幸两车司机都没有受伤。

前车司机詹先生说,当时,他看到路口红灯后,便将车停下等待。车刚停稳,詹先生就突然感到车被撞飞出去,而且撞击声很响。“幸亏我系了安全带,否则肯定要受伤。”詹先生说。很快,詹先生打电话报警。

为什么追尾得这么猛烈?后车司机许某解释说,当时,他没注意看信号灯,突然发现是红灯,于是赶紧刹车,可是错把油门当刹车,结果直接追尾了詹先生的车。

在随后的询问中,许某说都怪感冒药。当天,许某感冒了,请假在家,事发前吃了一粒感冒药,准备在家休息,突然接到老板电话,要立即送一份材料去公司。于是,许某开车赶往公司,开着开着就犯困了,便有了后来的车祸。

尴尬——

交警很难查处“药驾”

吃感冒药后开车,发生车祸的情况并不少见。今年6月,在沪宁高速马群收费站,一辆价值百万元的辉腾轿车撞上水泥墩,车损超过20万元。司机后来说,事发前吃了感冒药,开车时犯困了。据交警介绍,“药驾”的危险性丝毫不亚于酒驾。

交警大查“酒驾”。为什么不查“药驾”?

“不是交警不查,而是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没办法查。”交警说。

《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类、麻醉类药品后,不得驾驶机动车。但是,服用诸如感冒药之后能否驾车,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

不过,一些欧美国家对“药驾”查处很严,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以美国为例,如果警察怀疑司机吃药后开车,会要求对司机进行血液和尿液检测。美国的法律禁止“药驾”,如果司机拒绝接受检测,交警可暂时吊销其驾照。在法国,根据药品对驾驶能力影响程度分为4个等级,要求药厂在药盒上以不同颜色标注,警示药物对驾驶能力的影响。

此外,吃了感冒药后开车出事故,保险公司也不能像酒驾那样拒赔。

提醒——

吃后能否开车留个神

目前,针对“药驾”,一些药品在说明书上在注明“服药期请勿开车”,但很多药品并没有这样的说明。为此,不少人曾建议生产厂家在药盒的显眼地方标注,但这一点进展并不明显。

交警提醒车友,在购买药品时,最好主动问一下吃后能否开车。

7大类药物会对

驾驶产生影响

1.抗组胺药:扑尔敏、赛赓啶、本海拉脱、安其敏等。这些药物对中枢神经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常常有嗜睡、眩晕等副作用。

2.抗抑郁、焦虑类药:丙咪嗪、多虑平等,会导致人昏昏欲睡、乏力。

3.镇静催眠类药:安定、硝基安宁、本巴比妥等。这类药物可对人产生镇静、催眠和抗惊厥的效果。

4.解热镇痛药:阿司匹林、非那西丁、氨基比林等,有些人服后会出现听力减退,大量出汗甚至虚脱。

5.抗高血压药:利血平、可安定、优降宁等。这类药物服用后有时会伴有头痛、眩晕和嗜睡等。

6.抗心绞痛类药:心得安、心痛定等,会扩张血管从而导致头痛,精神难集中。

7.降血糖类药:优降糖、达美康等。这类药物都能引起疲倦、头晕等不适。



http://www.chinaxianan.com/shownews.asp?id=382
13-10-16 @ 02:45

吃了一粒感冒药后,许某准备在家休息,突然接到老板电话,要马上送一份文件去公司。于是,许某开车赶往公司。结果,半路上,犯困的许某准备过路口时没看信号灯,突然发现是红灯,而且前方停着一辆红色轿车,许某赶紧急刹车,可是错把油门当刹车,直接追尾了。

吃感冒药后发生车祸,这并不是第一起。相比酒驾和毒驾,法律并没有规定吃感冒药后不准开车,但“药驾”的危害丝毫不亚于酒驾。如今,天气转凉,感冒的人也增多,交警提醒车友,服用感冒药后最好不要开车,以防发生意外。

车祸——

错把油门当刹车

10月12日下午1点多,江宁交巡警大队高新园中队接到报警,称在昌宁路湖山路路口发生两车追尾事故,两车损坏严重。交警赶到现场发现,被追尾的红色轿车保险杠脱落,后车车头损坏严重,所幸两车司机都没有受伤。

前车司机詹先生说,当时,他看到路口红灯后,便将车停下等待。车刚停稳,詹先生就突然感到车被撞飞出去,而且撞击声很响。“幸亏我系了安全带,否则肯定要受伤。”詹先生说。很快,詹先生打电话报警。

为什么追尾得这么猛烈?后车司机许某解释说,当时,他没注意看信号灯,突然发现是红灯,于是赶紧刹车,可是错把油门当刹车,结果直接追尾了詹先生的车。

在随后的询问中,许某说都怪感冒药。当天,许某感冒了,请假在家,事发前吃了一粒感冒药,准备在家休息,突然接到老板电话,要立即送一份材料去公司。于是,许某开车赶往公司,开着开着就犯困了,便有了后来的车祸。

尴尬——

交警很难查处“药驾”

吃感冒药后开车,发生车祸的情况并不少见。今年6月,在沪宁高速马群收费站,一辆价值百万元的辉腾轿车撞上水泥墩,车损超过20万元。司机后来说,事发前吃了感冒药,开车时犯困了。据交警介绍,“药驾”的危险性丝毫不亚于酒驾。

交警大查“酒驾”。为什么不查“药驾”?

“不是交警不查,而是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没办法查。”交警说。

《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类、麻醉类药品后,不得驾驶机动车。但是,服用诸如感冒药之后能否驾车,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

不过,一些欧美国家对“药驾”查处很严,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以美国为例,如果警察怀疑司机吃药后开车,会要求对司机进行血液和尿液检测。美国的法律禁止“药驾”,如果司机拒绝接受检测,交警可暂时吊销其驾照。在法国,根据药品对驾驶能力影响程度分为4个等级,要求药厂在药盒上以不同颜色标注,警示药物对驾驶能力的影响。

此外,吃了感冒药后开车出事故,保险公司也不能像酒驾那样拒赔。

提醒——

吃后能否开车留个神

目前,针对“药驾”,一些药品在说明书上在注明“服药期请勿开车”,但很多药品并没有这样的说明。为此,不少人曾建议生产厂家在药盒的显眼地方标注,但这一点进展并不明显。

交警提醒车友,在购买药品时,最好主动问一下吃后能否开车。

7大类药物会对

驾驶产生影响

1.抗组胺药:扑尔敏、赛赓啶、本海拉脱、安其敏等。这些药物对中枢神经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常常有嗜睡、眩晕等副作用。

2.抗抑郁、焦虑类药:丙咪嗪、多虑平等,会导致人昏昏欲睡、乏力。

3.镇静催眠类药:安定、硝基安宁、本巴比妥等。这类药物可对人产生镇静、催眠和抗惊厥的效果。

4.解热镇痛药:阿司匹林、非那西丁、氨基比林等,有些人服后会出现听力减退,大量出汗甚至虚脱。

5.抗高血压药:利血平、可安定、优降宁等。这类药物服用后有时会伴有头痛、眩晕和嗜睡等。

6.抗心绞痛类药:心得安、心痛定等,会扩张血管从而导致头痛,精神难集中。

7.降血糖类药:优降糖、达美康等。这类药物都能引起疲倦、头晕等不适。



http://www.chinaxianan.com/shownews.asp?id=382
13-10-16 @ 03:0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文章是意淫,诗歌是措词不当,摄影是扯淡,混在这里,





回照相馆

我的关系户:
非现存在
视觉舞蹈
流浪眼睛
夏虫语冰
益虫飞飞
采薇陌上
时间裂缝
明火执仗
涉江芙蓉
草莓园地
朵妮小妮
风之侧面
逸立老汉
墨子茶馆
散淡广隶
马格南姆
江湖绝色
周密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