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散文)

06-12-13

Permalink 19:37:06, 分类: 闲聊肆

桥(散文)

逢山凿路,遇水造桥。于是在我上下班的路上,就有了这么一座桥,轻轻松松地跨在华盛顿湖上,省却了许多乘舟渡水的麻烦。

这桥大约四五公里长,一边两个车道,上面承载的,就是那以经常堵车而臭名昭著的520高速公路。正常的情况下,过桥的时间刚好能把格拉那多斯的奉献(Dedicatoria)演奏两遍,但我常常得把贝多芬第九的第三乐章听完才能蠕动着离开它。毕竟,它都五十岁多了。

若是由东向西行,你上了引桥,经过一片荷塘,看见几只鸳鸯般的水鸟后,车子就会随着桥慢慢向右拐,并冉冉升起。一旦过了拱起的顶点,遂骤然降落,迅速贴近水面,然后在水平面上两三米的高度处笔直向前,到达对岸。所以从远处看这桥,一根根桥柱,很像过节时一群人舞动的龙,中间一人突然顽皮了一下,把龙的身子猛然举起,于是龙不再龙,倒仿佛是一条向前拱动的毛毛虫,少了些许的威严。

拱起的桥身是为了行船的通过,却使上面的驾驶者把沉在水面的一段看得清清楚楚。笔直的桥身,像一柄镇纸压在水面上,将左右分开,于是同一源的水,便有了不同的味道。

风和日丽时,右边点点地荡着几只小舟,舟上安静地坐着几个人,耐心地放线垂钓。左边则游弋着速度艇,把水划出一道道的痕迹,凌乱无序。常常会有几个猛人,拉在艇的后面滑水,动作优雅,竟使得桥上的车都慢了下来,赢一点时间来欣赏。

桥上有很多灯柱,弯着腰,虔诚地迎接着路过的车辆,如同乾陵前面一排排垂首的石臣,文武百官,风雨千年,默默地伺候着它们那逝去的君主。而站在这些灯柱头上的,是平足尖嘴的海鸥,歪着脑袋,目光犀利地盯着水面,看能不能捕获一两条被游艇泛起的蠢鱼。

当风一来,这些海鸥便乘着风,浮在天上,乍一看,以为天上挂着许多鸟儿,展着翅膀,一动不动。这时的水面,没有了游船,风头过处,左边湖水便开始躁动起来,升起一朵朵幼笋般的浪,和水浒传插图中的梁山水泊一模一样。当年看水浒时常笑古人画法笨拙,将好好的水面画出许多尖尖地浪,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孤陋寡闻。风力再大一点,浪便升高许多,浪尖上的水会随风散开,让水面上雾蒙蒙的,有那么一阵子,水随风长,越上桥面,就听哗啦啦的一声,路过的车被浇个通透,把若干驾车的小妞吓得尖叫。不过到此为止就好,如果风力再强,一旦封桥,我就得绕一大圈才能上班,那点情调肯定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了。

奇特的是,由于桥面很低,隔开了吹过的风,躺在右面的水此时仍然安静如初,如处子一般映着对面的山,矜持着,微笑着,美丽着。西雅图的天气变幻无常,即使乌云密布,狂风怒吼的时候,也常常会有一缕阳光,突破而出,斜斜地洒在右边的水面上,这时,此水如盛装的新娘,色彩斑斓,透着说不出的妩媚,点点滴滴,让你心旷神怡,衬的一桥之隔的左边,越发黑了起来,越发狂野了起来,犹如阴阳两界。

而这桥,就横跨在阴阳之上,中庸地平衡着同一来源的水,一如理智,在世俗的风浪中,让人的一生中规中矩。按说这世上至善至恶的人很少,大多数都和你我一样,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贪钱喜财吧,但也讲究个取之有道;君子好逑吧,却又不能瓜藤强扭。梦里把仇人杀了也不知道多少回,可见面还得谈笑风生。平时为了一两毫的菜钱斤斤计较,临了,把几年省下的,都捐给了受灾的,患病的,没父没母的。就算那刚刚抢完银行的,放下屠刀,对着电视中的难民,没准也会洒泪几滴;即使这天天道德不离口的,离了讲坛,盯着路过的美女,或许用眼睛早把伊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于是这桥渡了众人,也度了众人。把人人都度成了君子,不虚不伪,不善不恶。

夜幕降临,桥上灯亮,暖暖的黄色,把这桥裹成了一个光的隧道,两边的水一片漆黑,唯一可见的,是那挂在远方的一轮圆月,和倒映在水中粼粼的亮点。在这暖暖的通道中,思绪仿佛被拂尘掸起,飘飘洒洒,随风而散,到头来竟是一片空明。前后的车辆,回家的,上路的人们,还有嘈杂的引擎,闪亮的车灯,车轮压过路面的沙沙声,和着格拉那多斯的吉他曲,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安静。

原来,真正的安静,却是寄居在这嘈杂之中的。
点击(7241) - 评分(1016) - 3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94554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原来,真正的安静,却是寄居在这嘈杂之中的。-----------高人!
06-12-13 @ 19:46
评论源自: 墨子
这篇比较正经,也比较有文彩!不过倒数第四段还是有点忍不住要往色的方面走哈!:))

推一下了!
06-12-13 @ 20:10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好久不来!原来在桥中孕育~~~````
06-12-13 @ 20:15
“···即使这天天道德不离口的,离了讲坛,盯着路过的美女,或许用眼睛早把伊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
这种人,发配到饭店专司褪鸡毛最好
06-12-13 @ 21:01
评论源自: 陌客
西安兄很久不见我也以为文风大改了,的确写得中规中矩文彩奕奕,但不夹杂一点彩头怎么也不过瘾,于是就发挥了一下想象力,驾轻就熟的就把“伊们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06-12-13 @ 21:59
评论源自: dxq
终于写了
06-12-13 @ 22:43
评论源自: 愚公
哈哈,老汉的褪鸡毛说的妙,不过褪死鸡毛又没意思,褪活鸡毛要小心被鸡爪抓破了脸哦!
06-12-13 @ 22:51
评论源自: 绿袖子
评论源自: 逸立 · http://blog.westca.com/blog_yili/index.html
“···即使这天天道德不离口的,离了讲坛,盯着路过的美女,或许用眼睛早把伊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
这种人,发配到饭店专司褪鸡毛最好

**********************************************************************

老汉,大帅哥的文字里不是说了嘛:

"于是这桥渡了众人,也度了众人。把人人都度成了君子,不虚不伪,不善不恶。"
06-12-14 @ 10:15
评论源自: 益虫
和和,真正的高人居住在西雅图:)):)):))
06-12-14 @ 15:13
评论源自: TINAL
真是不容易啊!好久才有出一篇,而且对着这走了多少遍的桥而发的感叹,真是好采笔啊.
06-12-15 @ 21:41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安静的桥,还注明是散...文?

心随意散,散了好.
06-12-16 @ 02:11
评论源自: 飞鸟
“于是这桥渡了众人,也度了众人。把人人都度成了君子,不虚不伪,不善不恶。”

妙啊!钦佩之中...
06-12-16 @ 03:14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原来,真正的安静,却是寄居在这嘈杂之中的。-----------高人!

————————————————————————

欢迎欢迎。
06-12-16 @ 19:11
评论源自: 墨子
这篇比较正经,也比较有文彩!不过倒数第四段还是有点忍不住要往色的方面走哈!

——————————————————————

老兄你这么就把我给定位成下三路的了?哈哈。。。
06-12-16 @ 19:12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好久不来!原来在桥中孕育~~```

——————————————————————

不好意思,工作忙。:)
06-12-16 @ 19:12
评论源自: 逸立 · http://blog.westca.com/blog_yili/index.html
“···即使这天天道德不离口的,离了讲坛,盯着路过的美女,或许用眼睛早把伊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
这种人,发配到饭店专司褪鸡毛最好

————————————————————————————

哈哈。。。老汉的思路奇特呢。
06-12-16 @ 19:13
评论源自: 陌客
西安兄很久不见我也以为文风大改了,的确写得中规中矩文彩奕奕,但不夹杂一点彩头怎么也不过瘾,于是就发挥了一下想象力,驾轻就熟的就把“伊们的衣裳剥了个干干净净。”

——————————————————————

咳。。。还没盖棺就给定成流氓的论了。:)
06-12-16 @ 19:20
评论源自: dxq
终于写了

——————————————————————

听着就像泄了一样。:>>
06-12-16 @ 19:21
评论源自: 愚公
哈哈,老汉的褪鸡毛说的妙,不过褪死鸡毛又没意思,褪活鸡毛要小心被鸡爪抓破了脸哦!

————————————————————————

兄弟最近可好?
06-12-16 @ 19:23
评论源自: 绿袖子

老汉,大帅哥的文字里不是说了嘛:

————————————————————————

还是袖子同学说了句公道话。:)
06-12-16 @ 19:24
评论源自: 益虫
和和,真正的高人居住在西雅图

————————————————————————

呵呵,还高人呢,听着耳生。
06-12-16 @ 19:25
评论源自: TINAL
真是不容易啊!好久才有出一篇,而且对着这走了多少遍的桥而发的感叹,真是好采笔啊.

——————————————————————————

tina客气了。:)
06-12-16 @ 19:26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安静的桥,还注明是散...文?

心随意散,散了好.

————————————————————————

四月最近可好?
06-12-16 @ 19:27
评论源自: 飞鸟
“于是这桥渡了众人,也度了众人。把人人都度成了君子,不虚不伪,不善不恶。”

妙啊!钦佩之中...

——————————————————————————

飞鸟在国内怎样?常常联络。
06-12-16 @ 19:31
评论源自: 薇
最近正在反省自己对古典音乐的认识, 因为在办公室天天交响乐当背景, 赢得普遍尊重, 事实的情况是, 本人对文字极度过敏(其中包括歌词), 常常听得胡思乱想, 没有歌词的俺就听不懂, 内心平淡,无喜无忧, 不影响工作, 这个真相应该让大家知道, 不能搞欺骗,哈:))

圣诞快乐!:)
06-12-17 @ 16:24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薇也是那种会被文字的力量打动的人.

小克近来读的那篇小说,关于"词语的力量",她的读后感很好看.
06-12-18 @ 00:13
终于...泄了? ... 呵呵.

圣诞什么时候聚聚?
06-12-18 @ 08:12
评论源自: 益虫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
06-12-25 @ 21:38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好久不见西安。

这个月是王小波过世十年的纪念月;我重读自己写的《红拂夜奔》,想起你这个逼我重读《青铜时代》的朋友来。

居然一字也无。
07-04-19 @ 06:34
评论源自: 西饭
老兄怎么好久不写字了?是不是转移阵地了?请你发个mail告诉我!
07-05-12 @ 05:30
心里面。挂面镜子 就安静了
10-09-15 @ 23:3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文章是意淫,诗歌是措词不当,摄影是扯淡,混在这里,





回照相馆

我的关系户:
非现存在
视觉舞蹈
流浪眼睛
夏虫语冰
益虫飞飞
采薇陌上
时间裂缝
明火执仗
涉江芙蓉
草莓园地
朵妮小妮
风之侧面
逸立老汉
墨子茶馆
散淡广隶
马格南姆
江湖绝色
周密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