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06-07-31

Permalink 00:17:29, 分类: 文不对题, 沉溺中十分警醒

今夕何夕

(一)


很遥远的故事了。

长安,这是个充满梦想的城市。那年头流传着一首歌:“如果你爱他/带他来长安/因为这儿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带他来长安/因为这儿是地狱”在天堂地狱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激情岁月里,年年都有无数的怀抱梦想的人奔赴长安,士人、商贾、歌伎、侠客、胡姬。。。通常也有个说法,叫“西漂”。

那会儿长安城比现在大十倍,大概全国有六分之一的人口都混在这块。

您对这情形肯定不会陌生,对,像现在一样。我们的主人公从太原来,他是个二十来岁的读书人,和大家一样想混个功名,搏个好前程。

这个异乡人有着俊朗的容貌、不错的智商和灵活的口才,这使他具备了君子和流氓的两重性,但和我们现在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所缺乏的就是地位和金钱。他在西门附近租了房子,那块接近城郊结合部,所以房租比较便宜,尽管那时候,京城市中心的房地产已经火爆到令人咂舌的程度了。

这个小院里住了好几个外来的读书人,很干净,房东也不怎么管他们的生活。院子靠近马路,那会儿长安城的下水系统就设计得不错,政府管理得也好,所以大家都养成了早晨倒马桶的习惯;清晨的时候,各家各户都会冲洗自己门口的街道,所以长安城还没有像巴黎那样被折腾得臭气熏天。我们的主人公也会每天倒马桶,冲街道。

可隔壁并不需要,这是个大院落,住着两个从洛阳来的,似乎是公子哥。那些粗活有伺候的下人们去干。

很快他们几个就慢慢熟悉了。隔壁住着的公子哥,有一个挺有性格的,叫萧干。对了,我们的主人公也有个响亮的名字,郭翰。

日子就这么像流水似地过着,一切梦想都还没实现,但仿佛总归会实现似的。

(二)

长安,同样也充满暧昧,空气里似乎都浮着胭脂气息,这会让充满勃勃生机的年轻人无法安静。

门前的大街上常常有结伴来往的女子,我们现在都知道,大唐的女子都爱穿低胸装,其实那和现在的吊带衫很类似了;那年头的女人们都是天足,还喜欢束胸,束得紧紧的,欲盖弥彰地勒出深深的沟来——郭翰他们在隔壁的楼上看风景,一起吹口哨。楼下隐约传来呼应的调笑,生活就这样欢快起来。

几乎顺理成章的,他们几个会去烟花柳巷倚红偎翠,会去乐游原陌头调戏妇女,也混迹在酒肆伎馆泡洋妞;很多年以后,有个狂放的孩子回忆起这样的颓废生活: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可是和那些五陵少年不同,郭翰很快就受到了羞辱,这不是来自于萧干他们,而是那些歌伎舞娘胡姬们;尽管郭翰是个美少年,满肚子锦绣文章,手头却不宽裕——这是很容易伤自尊的事儿,因为大多数的舞娘们并不需要做杜十娘那样的亏本买卖,在他们眼里,没银子的孩子都是土鳖和青蛙——所以权势和金钱经常被称为男人的春药,所以内虚的郭翰只好自觉地和萧干们拉开距离,埋头读书,偶尔寻觅寻觅“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梦罢了。

萧干似乎是个坏朋友,还经常来怂恿他:“人生在世,及时行乐;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莫使金樽空对月。”郭翰借口婉拒,萧干敏锐地看穿,并不怀好意地挪揄:“难不成你整天盼着美女突然冒出来投怀送报不成?别做梦拉,保不准还是狐狸精呢。”

郭翰愤然反击:“纵然冒出狐狸精咱也认了,您要去耍自个去玩好了,别唧唧歪歪跟皮条客似的。。。”

萧干涨红了脸,扬长而去。

其实,哪个少年没做过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式的美梦呢?那些年轻人有饱满的热情和欲望,就算是冒出个狐狸精什么的恐怕也不会太紧张——至少还可以被写到聊斋或者传奇里去吧。至于萧干,多年以后他肯定也会明白一个道理:嘲笑别人的梦想是多么不明智的事儿啊。


(三)

这夜里有许多人都睡不着,太史官那晚也很忙乱,天象似乎有异兆,这样的天气是三十八年以来最闷热的,也许武媚娘也在庭院里徘徊,骆宾王也正在夜路上狂奔。

吵了架后,萧干也没什么兴致外出,躺在屋里,让仆人拉着绳子绕圈,这样吊起的大芭蕉扇风力可以更大些——周星星的一些影片中的创意也来源于此。

郭翰那边有些莫名浮躁。闷热到了子夜时分,稍微好了些,可郭翰还是睡不着,又起来用凉水洗了洗,裸着身,罩了件薄薄的麻衫,提了胡床,到院子里躺下。

夜,非常静,没有月亮,星星却非常亮,衬得空气都似乎是深蓝色,仿佛可以用手掬起来,又仿佛有无限奇妙的清波在流转。

有一些些暗香袭来,非常迷离。郭翰在迷迷糊糊之间,想寻觅夜香的来处,却全身乏力,起不了身。

香味越来越浓,几乎让人沉醉。郭翰蓦地睁开眼他——面前却出现了一位彩衣飘飘的美女。

“神仙姐姐?”郭翰大惊,使劲地掐自己,疼,又扇了一下自己,还是疼,这是真的?这姑娘是谁?莫非是狐狸精?

那姑娘看到郭翰扇自己的脸,忍不住一笑。这梨涡浅笑,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都失魂落魄。那笑意有几分羞涩,有几分妩媚,又有几分诱惑。。。有说不出的好看,而且全然不是狐媚的那种。可那不经意的笑足以把一切紧张都慢慢冲淡。

深夜,女人,小院。这一切似乎很俗套,但实际上非常奇特。这种相遇大约也很像宁采臣、聂小倩相遇时电光袭人,似乎语言经常是多余的,而寒暄更会显得可笑,不过这种僵局需要些东西才能打破——于是场景中恰到好处地出现了一壶酒。于是两个人顺理成章地在屋中饮酒,一切都流畅起来。

可喜的是郭翰并不是什么柳下惠,两个微醺的男女,终于拥在了一起,急速地吻起来。只有一些弱弱地抵御,郭翰解开了女人的衣服——类似于羽衣一样宽大的袍子,里面竟然几乎全部是赤裸的——外面很严实,里面却几乎完全开放,和如今的时尚恰恰相反——郭翰有一些些疑惑。

她柔软得像绸缎一样,似乎已经在迷离中醉去,可她妍艳无匹的身体迅速容纳了他——她突然变得激烈起来,瞬间将他融化。。。(以下删去五百八十字)

那个凌晨来得特别早。他们几乎没有睡意,那个女人伏在他的怀里,吹气如兰:“你怎么什么都不问?”

郭翰没有了往日的敏捷,呐呐地说:“我是在做梦么?。。。那你究竟是谁?”

女人有些迟疑,坐了起来。晨曦的微光映在她赤裸而挺拔的乳房上——年轻人正要陶醉——她突然有几分严肃,“我是天庭的织女,仰慕您雅量高致,特来相会。。。”

郭翰突然笑了:“那我就是牛郎了吧。”

女人幽怨起来,有几分微嗔和羞恼,披起那奇怪的羽衣,竟不说话,到了院子里——冉冉升起,凌云而去。

郭翰又急又悔,追到院内——凌晨,闷热又在缓缓集聚。

〈四〉

郭翰把脑袋在凉水里激了很久,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女人的确是个神仙,恐怕她自称织女也是真的。就像《红与黑》的于连那样,我们有理由相信某种偶遇对二十岁年轻人的影响,足以影响他的一生以及他对世界的看法。

第二日,郭翰一直在懊恼中度过。他认定那仙女不会再来了。可是那彩衣女人随夜如期而来,郭翰激动无法自持,赶紧道歉。

女人说:“都是我不好,我独自在天庭,佳期阻旷,所以才下界寻托神契。”

郭翰再谢。问:“虽然如此,牛郎会不会因此埋怨你?”

女人幽幽地说:“阴阳变化,关他什么事情!何况河汉隔绝,他并不晓得;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样?”

郭翰惊异于她的决绝,像是自我安慰又像是几分解释:“诗云:‘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歧下。’孟子又曰:‘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原来天庭并不比人间快乐啊。”

女人笑了:“正是,神仙下届,古来有之,萧史弄玉,琴瑟和谐,也是神仙们的愿望。”

故事编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有笑意,弗洛伊德曾说过:扼制情感绝不属于人性范畴。这个范畴无疑也要扩展神仙范畴,西洋神话里的宙斯、爱神之类,这类的故事演绎得太多了。牛郎织女河汉隔绝,距离非但没有产生美,却滋生出许多背叛来,诗经上说:女也不爽。。。士也罔极。。。果然精妙啊。

郭翰和女人终日沉溺在激情之中,眼看就到了七夕,那一夜织女没再来,郭翰突然心中酸痛,抬眼看到牵牛星和织女星慢慢接近,竟有了恨意。

第二夜,女人还是没来。

在煎熬中等到了第六夜,女人终于来了。郭翰酸溜溜地问:“很快乐么?”

女人笑了,温婉地用手抚着男人的胸口,“天上哪有人间快乐,只是命运注定,七夕必然相会,你不要吃醋。。。”

“那你怎么姗姗来迟呢?”郭翰还是不相信。

女人笑嫣如花:“天庭也是个小宇宙,天上的一日,是人间的五天,我这不赶忙来会你么?”

郭翰将信将疑,总是记着“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俗话,闷闷不乐起来。女人宽了衣,偎着他。

他却抱着她的衣裳不说话。突然他发现女人宽大的衣服一丝针线的痕迹都没用,便奇怪地问女人。

女人又笑:“你难道没听说过天衣无缝的俗语么?”

男人终于高兴起来。


〈五〉

一切开始都有结束。

这欢愉的日子过了将近一年,终于有一夜,女人呜咽起来,说:“上天给我的期限快到了,这是最后一夜了。”

两人相拥而泣,一夜都没有睡觉,都在疯狂做爱——似乎要把一辈子的爱都做完。女人亦是疯狂,几乎把男人完全攫取。

可白天不可阻隔地到来了。女人赠了一块彩绢给郭翰,上面写了两首诗:

河汉虽云阔,三秋尚有期。情人终已矣,良会更何时?

朱阁临清汉,琼宫御紫房。佳期情在此,只是断人肠。

男人送了女人一对玉环,也写了两首诗:

人世将天上,由来不可期。谁知一回顾,交作两相思。

赠枕犹香泽,啼衣尚泪痕。玉颜霄汉里,空有往来痕。

女人终于又凌云而去,几度回顾,终于消失。

那一年的太史官观察星象,公告说:织女星黯然无光。这大约是唐高宗乾封年间的事情。

郭翰慢慢憔悴下去,萧干他们发现了变化,让自己的仆人服侍郭翰,渐渐地,郭翰恢复了一些,终于有一日,他跟萧干说了这个故事,萧干惊异得不能自已,但看到那块天衣无缝的手绢之后,相信了这一切。后来萧干就把这个故事记载下来。

又过了许多年,郭翰娶了一位漂亮的姑娘为妻,叫程灵素,然而终于还是思念织女,最终还是把妻子休了。

再后来武则天做了皇帝,起用了许多英俊的官员,像张易之,宋之问他们,郭翰也做了御史,但郭翰颇刚直,并不谄于武氏,最后也被贬官。

戴了绿帽子的牛郎,最终大概也晓得了,把孩子丢给其他神仙看护,愤然下凡,专门勾引一些贵妇人。妇人们快乐的时候都会送他一些珠宝和金钱,开始的时候牛郎还有些不好意思,慢慢也习惯了。再后来,社会上就出现了三百六十一行,那些职业活动家都被称为牛郎。当然这属于另外一个复杂的分支了。

而萧干的笔记流传很广,五代时期的牛峤把它重新编撰在《灵怪录》中,大名鼎鼎的《太平广记》中也摘录这段故事。如果您有兴趣,一定可以查到的。

牛峤为这个故事而感动,写了不少浓艳的菩萨蛮词,其中最著名的就是: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

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须作一生拌,尽君今日欢。



〈尾声〉

今夜就是七夕了。

东方的情人节。那么热闹,那么美好。

我心理是如此阴暗,编排了这样的故事来煞风景,还专门挑这个日子。可您肯定比我熟悉,神话里都是骗人的,所有美好故事的背后大约有许许多多的心酸和哀苦。

古诗上说: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著名的意淫词人也写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哀呢?郭翰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另一种解构?

杜拉斯说: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

每个人都像故事里的某个角色,只不过精彩程度未必相同罢了。

杜拉斯还说:所有的爱情,都是一种爱逐渐消失的过程。

那一年火星离地球如此接近,在偏南的方位,橙红色,我第一次感受到火星炽烈得像火。

深夜我驾车回到了住处。在院落的门口,发现站着一个白衣的女人,正瞪着天空发呆。

我错过了一场戏。现在我还会疑惑,那女人大约是火星来的吧。

后来再也没遇到过。

古老的歌谣不知疲惫,似乎仍然欢快地流传着: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那么动人。

“(爱情)尽管悲哀,依然是迄今为止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当然,也是杜拉斯说的。
点击(7777) - 评分(1394) - 3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8346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荔子
沙发沙发!

好美的故事!
06-07-31 @ 00:32
评论源自: 顶爷
sign.......
06-07-31 @ 00:33
评论源自: 独舞的蝴蝶
看完有很多感慨~~~无语~
06-07-31 @ 01:42
评论源自: 钢琴日记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4434/index.html
节日快乐:)
06-07-31 @ 03:17
评论源自: 子午
深夜我驾车回到了住处。在院落的门口,发现站着一个白衣的女人,正瞪着天空发呆。
-------------------------
浑身发凉,莫不是见着。。。。。。不敢想下去,到别处溜达溜达。
06-07-31 @ 04:16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7856/index.html
故事很好,但有点煞风景.你怎么不碰上个狐仙呢?白衣的女人,飘然而来......
06-07-31 @ 05:03
评论源自: casi
哈哈,好看,八愧沉溺中十分警醒,霹霹啪啪
06-07-31 @ 07:14
博大精深啊,偶看到廖:
萧干=十一
牛郎成廖午夜牛郎
牛郎织女成廖移民中滴太空人夫妻
还有虾米?
06-07-31 @ 07:18
评论源自: 温哥华失眠夜
时空交错,人神合欢,中西合璧,现代聊斋。

才子手笔不凡!
06-07-31 @ 11:48
好久没看到十一的大作了,很精彩,没有考虑过发表在平面媒体吗?
06-07-31 @ 17:31
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在这日子来。就显你情圣吧你!节日快乐!啥时再会?
06-07-31 @ 18:27
评论源自: 茶花
今夕何夕啊!

往日久已而往事成云烟。
06-07-31 @ 22:24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好久不见十一郎,原来是跑美丽故事里去了,推一下,出来继续写~```````我等下篇!
06-08-01 @ 17:39

评论源自: 荔子
沙发沙发!

好美的故事!
06-07-31 @ 00:32

昨天加西博客上不来,所以没办法回帖。谢谢荔子那个“媚眼”接龙,不过最近我太浮躁,并没有什么兴趣去玩这样的游戏,只好说声抱歉,我看着你们接龙好了,并为你们加油。谢谢。
06-08-01 @ 18:19

评论源自: 顶爷
sign.......
06-07-31 @ 00:33

恭喜顶爷升任青木堂主!
06-08-01 @ 18:21

评论源自: 独舞的蝴蝶
看完有很多感慨~~~无语~
06-07-31 @ 01:42

好久不见。有机会在加西再读到您的文章,真好。
06-08-01 @ 18:23

评论源自: 钢琴日记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4434/index.html
节日快乐:)
06-07-31 @ 03:17

谢谢你的问候。
06-08-01 @ 18:25

评论源自: 子午
深夜我驾车回到了住处。在院落的门口,发现站着一个白衣的女人,正瞪着天空发呆。
-------------------------
浑身发凉,莫不是见着。。。。。。不敢想下去,到别处溜达溜达。
06-07-31 @ 04:16

那一年火星很亮,真的。
06-08-01 @ 18:26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7856/index.html
故事很好,但有点煞风景.你怎么不碰上个狐仙呢?白衣的女人,飘然而来......
06-07-31 @ 05:03

有什么信念就有什么故事。所以我很难遇到狐仙。
06-08-01 @ 18:27

评论源自: casi
哈哈,好看,八愧沉溺中十分警醒,霹霹啪啪
06-07-31 @ 07:14

兄弟如此抬爱,让厚脸皮的俺都有些。。。:>>
06-08-01 @ 18:28

评论源自: WANGHU · http://blog.westca.com/blog_WANGHU/index.html
博大精深啊,偶看到廖:
萧干=十一
牛郎成廖午夜牛郎
牛郎织女成廖移民中滴太空人夫妻
还有虾米?
06-07-31 @ 07:18

嘿,老虎是明白人。遇到太完美的事儿我总是心存狐疑。
还有很多,比如那个长安城,比如那些对话。。。:))
06-08-01 @ 18:30

评论源自: 温哥华失眠夜
时空交错,人神合欢,中西合璧,现代聊斋。

才子手笔不凡!
06-07-31 @ 11:48

SM兄,你是大手笔,学问家。。。下的结论真让人爽阿,8过,8过。。。其实偶扯蛋的手笔不凡。。。
06-08-01 @ 18:32

评论源自: 容若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2036/index.html
好久没看到十一的大作了,很精彩,没有考虑过发表在平面媒体吗?
06-07-31 @ 17:31

容若回国行感慨颇多吧。。。
平媒?能换银子花么?:))
06-08-01 @ 18:34

评论源自: 逸立 · http://blog.westca.com/blog_yili/index.html
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在这日子来。就显你情圣吧你!节日快乐!啥时再会?
06-07-31 @ 18:27

再不写这题材就废了。。。您老人家多多视察!
06-08-01 @ 18:36

评论源自: 茶花
今夕何夕啊!

往日久已而往事成云烟。
06-07-31 @ 22:24

往事并不如烟吧。。。标题起得不好,让老兄感慨了。对不住阿。
06-08-01 @ 18:37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好久不见十一郎,原来是跑美丽故事里去了,推一下,出来继续写~```````我等下篇!
06-08-01 @ 17:39

好,好。萧干还会继续讲故事的。
06-08-01 @ 18:39
评论源自: 。
怎么认识你?
06-08-01 @ 19:53

评论源自: 。
怎么认识你?
06-08-01 @ 19:53

阁下是句号先生?认识俺很容易啊。。。业务方面的事情请和俺的经纪人萧干先生联系。
手机:138XXXXXX11。。。移动用户请编辑短信 gan 到125XX, 联通用户请发送到XXXXXXXXXXx, 小灵通用户请发送到。。。

anyway, 您都可以通过xiaoshiyi2000@hotmail.com联系到俺。谢绝广告。
06-08-01 @ 20:17
评论源自: 陌客
早上看了题目,以为是应时的文章就没细看,刚才打开一看果然别开生面!好看,有趣。推!
06-08-01 @ 21:16

评论源自: 陌客
早上看了题目,以为是应时的文章就没细看,刚才打开一看果然别开生面!好看,有趣。推!
06-08-01 @ 21:16

的确是应时的文章。:)
06-08-02 @ 16:49
省去那一大段,似乎像《废都》模式。写出了君子和流氓的两重性。
呵呵,“十”字上面加一横,就是“干”字····。
06-08-02 @ 23:56
形而下的聊斋故事,形而上的爱情哲学......萧干一提笔,什么都有了。
再推一下。
06-08-03 @ 01:45
评论源自: 毛丹
看萧兄美文的过程,就是一种关于写字的理想逐步消逝的过程......

萧帮主力扫千军,天地之间任我行,独孤求败于华山之巅:my god,介里的风景比Gross Mountain强多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唐明皇:我那妃子呀,你咋东渡了尼,西漂到那世界上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去呀,哎呀,痛杀我也!
贵妃:俺要妃子笑,俺不要士多啤梨!!!
06-08-05 @ 15:21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继续、继续……
06-08-07 @ 00:41
初来加西,顶顶喜欢您的手笔!这篇文章煞风景了些,却很有现实感啊,叫人会意,呵呵.
再讲些别的故事吧,爱听.
06-08-09 @ 02:55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好看的故事呢,十一应该改名叫萧春秋才是。
06-08-09 @ 04:55
仔细读了,真好。有空多回来写。
06-08-22 @ 19:27
评论源自: 注意观察
好!
06-08-23 @ 22:43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风之侧面

一起来玩

经常犯事:
茗禅 语冰 小明
小鱼 西安 四月
愚公 马俐 蕨菜
老汉 容若 王胡
嘉茗 陌客 秋子
村长 小满 鸿恩
紫熹 荔子 子午
魏晋 病毒 失眠
微尘 青萍 南门


偶露峥嵘:
Doni 飞鸟 墨子
麦子 梦秋 顺顺
午猫 秋哥 袖子
天一 北坡 小飞
无地 孤岛 muse
法文 青春 红酒


很久不来:
小马 夸克 老萧
晓溪 茶花 小曼
百慧 禹锡 闲闲
草梅 益虫 菡萏
纤纤 周柠 绛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