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去宽容出轨丈夫(转载)

05-11-10

Permalink 07:28:32, 分类: 网络日志, 情感天地

千万别去宽容出轨丈夫(转载)

:crazy:

人说,嫁给一个男人只是开始,而守住这个男人却是女人的一生。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这一生是失败的。虽然在婚前丈夫热情而痴情地追求我,最终俘获了我的心,但我却没有守住他,结婚不过五六年,他就开始厌倦日复一日面对同一张脸的单调,半公开地“外遇”了。

  少女时代的我,因为漂亮因为能干是心高气傲的。即使是在刚结婚的那几年,在丈夫面前我也始终处于占上风的位置。当然了,能够做我丈夫的男人也必定是优秀之辈,所以在他身边的诱惑还是很多的。我相信那时候他眼里只有我,我们在各方都很协调,包括性生活。最初的几年,我们一直保持着每隔两三天就有一次性生活的频率,而且我们都不是守旧的人,在性生活方面能够主动地变换技巧,以免性生活一成不变。

  有时候我们也讨论社会上司空见惯的“外遇”现象。我斩钉截铁地对丈夫讲,我是绝对不能忍受戴“绿帽子”的耻辱的,如果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会义无反顾地离婚,带着孩子离开他,我不惧怕单亲生活,我的收入让我底气十足。每每这个时候,丈夫总是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和孩子的事。

  但“狼”还是来了。小猫偷腥后忘了擦嘴。有一次我在给丈夫洗衬衣时,从衬衣口袋里发现一只避孕套空壳。我看着那只避孕套空壳,呆了。联想到那段时间丈夫对我的淡漠和性的疏远,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有外遇了。也许是一夜情,也许是“小蜜” 。在我的逼问下,他终于承认了和公司一位年轻女孩有染。说实在的,虽然我有时候会和丈夫讨论外遇事件,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也许是我的自信,也许是丈夫的情话迷惑了我,让我深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这件事情给我的打击是巨大的,它彻底打击了我的自信,粉碎了我的爱情神话。

  我最直接的反应便是离婚,那种情况下,好象只有离婚才是我的唯一出路。但丈夫却深深地忏悔着,他一边流泪,一边打自己耳光,骂自己不是人,他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说:你就算不可怜我,看在孩子的面上你也要原谅我这一回,你愿意她这么小就没有父亲么!丈夫的话击中我的软肋,女儿是我心头的肉。想到女儿,我忍了这口气相信了他信誓旦旦的保证。

  我以为丈夫会接受这次教训,从此象他保证的那样不再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那段时间,丈夫在家里尽力表现着,对我温柔体贴,在女儿面前和蔼可亲。性生活方面,他尽力照顾我的情绪,我们又找到了初婚时的激情。我甚至暗暗庆幸我选择了“宽容”。但仅仅过了两三个月,我感觉到丈夫又有问题了。前车之鉴,我在暗地里加强了对丈夫的注意,我发现他身上有陌生的香水味道,而且频繁地加班,但交回来的钱却少了。他说公司效益不好,既然效益不好,为什么又频繁加班?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为了证实我的猜疑,我开始在暗中跟踪丈夫。终于在一次丈夫告诉我他要加班的那个晚上,我亲眼目睹他和一个女孩相拥着进了一家旅馆。我茫然失神地站在旅馆的台阶上,觉得自己正被人拿着一把钝刀子在心上慢慢地割。

  不知道过了多久,丈夫和那个女孩出来了。那女孩看起来很年轻,不知道我丈夫用了什么甜言蜜语把人家勾上了床。看到我,片刻地惊慌过后,丈夫恢复了镇静,他示意女孩先走,然后走过来,亲热地拥住我。我一把推开他:“别碰我,拿开你的脏手。”就在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起来。

  那天晚上,丈夫苦口婆心地和我谈了一个晚上,他说你为什么非得离婚不可呢,你已经人到中年了,虽然看起来年轻漂亮,但适婚对象太少了,而且现在社会上对男人的诱惑太多了,再找一个,就能保证他对你一心一意吗?优秀男人遭遇外遇,偶尔寻求点刺激几乎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他说他依然爱我,他从来没有对那些女孩子动过真情,他只是寻找一点刺激而已。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我和孩子,他说你也知道单亲家庭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

  到最后,我没有离婚,反倒是我的丈夫,半公开地搞外遇了。我说服不了自己下离婚的决心,孩子是一个原因,审时度势,我也确实是今非昔比了。我身边许多同事都遭遇和我同样的问题。==机关的女职员由于职业上的优势条件,我们所找的丈夫都是比我们自身条件更优越的一些人,大多是一些事业有成的男人,他们普遍都有不同程度的外遇。绝然离婚的也就那么一两个,“隐忍”的反倒是绝大多数。

  而且,撇开“外遇”这件事,丈夫在其他方面真的是无可挑剔。他在生活上对我更加关心,我娘家的大事小事他都十分热心,而且总是办得妥妥贴贴。他经常会在周末带我和孩子外出吃饭,尽力满足我和孩子的物质要求,有时候我都觉得太奢侈的东西,他却毫不犹豫地买下。我有时候在母亲面前稍微流露一点对丈夫的不满,母亲就告诫我,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在亲朋好友看来,我的幸福几乎是无可挑剔的。

  有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孩老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丈夫一听是她的电话就挂了。我猜想那个女孩是他红颜之一,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怎么恶化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孩一心一意要嫁给我的丈夫,丈夫一听就怕了,扭头就走,从此不再理她。丈夫是那种自诩有分寸的男人,在外面怎么玩都可以,但只要女方一提到离婚的话题,他抽身就走,他说他只是需要刺激,并不想拆散家庭。感到屈辱的同时,丈夫的这番话却又让我有些自慰,至少,我确实在他心里占有重要位置。

  有一次,我问丈夫,为什么那些女人明知道你不是真心爱她们,还是会和你上床呢?丈夫坏坏地笑着说:你老公魅力不一般喽。我又羞又气,我知道丈夫的言外之意。尽管丈夫不时在外拈花惹草,但他并没有冷落我,或许为了弥补我,反倒隔三差五地就和我过性生活。虽然每次我都拒绝他,但又经不住他的纠缠和我对情欲的渴望。多年夫妻,他对我的身体了如指掌,知道哪里是我的兴奋点,所以每次性生活我都能达到高潮。在高潮当时,确实有欲仙欲死的感觉,可是高潮过后,我却愈发茫然,我觉得自己就象个免费的妓女,一想到他不知和多少女人勾搭,我就为自己感到羞耻。这个时候就特别想和他离婚,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也应该和他离婚。

  可是,一时的气愤过去,我又偃旗息鼓,心里总是对自己说算了吧,算了吧。就这样,一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不知不觉中,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每次和丈夫过性生活都有一种屈辱的心理,性的快乐在事后咀嚼起来总有那么一点变味,潜意识的抗拒,让我慢慢对性生活提不起兴趣了,有时候丈夫纠缠我,我会很不耐烦地说别烦我,一边儿去。到最后,我发现自己一点欲望也没有了,我成了彻底的性冷淡。 丈夫在发现我的性冷淡后,开始还耐着性子调动我的情绪,到后来乐得撒手,一心一意追求刺激去了。

  有时候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抚摸着自己光滑的皮肤,感觉自己还是那么年轻、性感,可是我的心却静如死水。想到这里我感到恐惧,我才35岁,难道就这样枯萎下去吗,从此与“性”福生活绝缘吗?

  郁闷中,我开始接受心理医生的咨询。心理医生告诉我,是丈夫的荒唐和我的“宽容”一起造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如果我没有那么多的犹豫不决,一开始就痛下离婚的决心,今天的我说不定已经重新寻觅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如果我坚持离婚,也许丈夫就会收敛自己的荒唐行为,不会象今天这样肆无忌惮地外遇了。而我,选择了所谓的宽容,在屈辱中生活着,沉沦着,最终毁掉了自己的“性福”生活。

  想要改变这种现状,重新如花绽放,最重要的就是必须重拾丧失的尊严。女人的尊严,首先来自于丈夫的尊重,丈夫的荒唐无疑是对我的最大侮辱,相应的,丈夫的回归也是对我感情的最大安慰和人格的最大尊重。

  我开诚布公,郑重其事地和丈夫谈了好几次。但他显然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他以为我如果真的要离开他那早就会离开了,都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了再说这样的话无非是故作姿态罢了。

  他的蔑视让我无的自容,也让我痛下决心离开他。是的,我已经35岁了,属于女人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我依然有享受幸福生活的权利。女人如花,需要爱的滋润,一个只能让我枯萎的男人究竟有什么值得我留恋了。

  离婚后,他搬出了这个家。我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唯一的不同便是无边的黑夜里,我不再守着孤寂流泪,不再等待一个不回家的男人。他依然故我,但庆幸的是,他再也伤害不到我了。

  心情的轻松让我的身体也变得不安份起来。夜里,身体的渴望常常让我辗转反侧。我开始以一种良好的心态去寻觅我后半生的伴侣。在这种情形下,另一位叫凯的男人走进了我的生活。

  凯和我一样都是经历过婚姻伤痛的人,共同的遭遇让我们惺惺相惜,接触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凯是个有责任心,宽容大度,非常自律的人。对于婚姻,他也认为夫妻间的相互忠诚是婚姻幸福的首要条件。离婚不到一年,我就重披婚纱,和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凯的温柔体贴和似火柔情下,我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最后我叫了,泪水却顺着脸庞滑了下来,在枯萎了那么久之后,我终于再次绽放了。

  我的经历让我明白,女人永远不要用眼泪、哀求、忍耐来默认丈夫的“性别特权”。一味持以宽容忍让的态度,反而会助长男人的气焰。寻求外遇刺激的男人们都抱着鱼与熊掌兼得的心理,而大多数和我一样的女人所谓的宽容,纵容了他们的外遇行为。一开始就对外遇说不,男人们就不会那么轻易猎艳了,女人也就不会受到那么多伤害。
点击(2054) - 评分(390)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经典之窗



欢迎浏览我的经典之窗




在这里你可以欣赏到经典的影音·阅览经典的图文......

友情链接:



渐入佳境
野菊花
花含仙露水流香
喵喵的异想乐园
绿袖依蓝坊
在时间的裂缝里寻找声音
麦田守望
如是我闻
秋风呓语
Edwin的森林小屋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