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油炸鬼

一月 22nd, 2009

油炸鬼


  张林西《琐事闲录》续编卷上云:

  油炸条面类如寒具,南北各省均食此点心,或呼果子,或呼为油胚,豫省又呼为麻糖,为油馍,即都中之油炸鬼也。“鬼”字不知当作何字。长晴岩观察臻云应作“桧”字,当日秦桧既死,百姓怒不能释,因以面肖形炸而食之,日久其形渐脱,其音渐转,所以名为油炸鬼,语亦近似。

  这种称为“油炸鬼”的东西,就是风行南北的麻花类食品。范寅《越谚》云:

  麻花,即油煠桧,迄今代远,恨磨业者省工无头脸,名此。

  看来范寅也是相信这种“油煠桧”是因为有了秦桧的“头脸”而得名的。其实,麻花(油炸鬼)是不是原来本就象一个鬼头,尚须考证,如果有头,那应该另有起源,也许不会是因为秦桧的缘故。那种象鬼头的油炸货,我总怀疑它是一种节日的食品,可能与佛教有关,由于材料不足,只好存疑。至于麻花,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当然它既不叫麻花,也不叫油炸鬼或者油炸桧,而是有很多名称。比如,在《楚辞·招魂》篇里,称为“粔籹”,汉应劭的《风俗通义》称之为“餲”,三国时周成的《杂事解诂》称之为“膏环”,《广雅》里称之为“粰■(流字左边氵旁变米旁)”,南北朝贾思勰的《齐民要术》称之为“环饼”,宋朝林洪的《山斋清供》里称之为“捻头”。这个“捻头”可能就有一点“头脸”的味道了。麻花还有一个比较常用的名字是“馓子”。当然由于麻花的形制不同,名称也很多,现代油炸货中,麻花有很多种,馓子也有很多种。所以简单地把麻花都说成是油炸鬼或油煠鬼、油炸桧,都是不准确的。

  从汉至唐,麻花(主要指馓子一类形状的麻花)还有一个比较固定的名字就是“寒具”。比如唐刘禹锡就有一首《寒具》诗云:

    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
    夜来春睡无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

  古代贵族妇女有以金丝臂的首饰,把馓子的形状想象成是压扁的缠臂金丝,确实比喻得很形象。

  元代市民生活常常表现在元曲里面,在元曲里我们也可以找到麻花的另一个名称――“油煠猢狲”。如王实甫《西厢记》五本四折:

    莺莺啊,你嫁一个油煠猢狲的丈夫!
    红娘啊,你伏侍个烟薰猫儿的姐夫!

  这个“油煠猢狲”的形象想就是从宋代的油炸鬼变过来的,由人变成猴子的形态了。这两句想来是形容张生有些轻狂,象麻花炸熟之后浮在油面上一般。与“烟薰猫儿”的意思相称了。

  曾在网络聊天室里见到有一种表情动作,叫做“在天愿作妈公仔,在地愿作油炸鬼”,妈公仔是一句粤语,油炸鬼想是讲的麻花。因为麻花常是两股相缠,所以“在地愿作油炸鬼”也就等于“在地愿为连理枝”,或者象古代民歌里唱的“青藤缠树死也缠”了。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