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西园寺第二届道次第班:2009年12月19日

09-12-19

Permalink 19:46:46, 分类: 众善奉行

苏州西园寺第二届道次第班:2009年12月19日


这是2009年最后一次道次第上课。来之前,费些周折。提前一周,师兄打电话给我,这周有事请假,要我代劳做课堂记录,答应下来。接到电话的第二天,获知外地亲戚来沪,家里定在12月19日中午请客吃饭。我回绝了家人,周五和亲戚小聚。做人做佛教徒,不能不守信用,先答应谁的, 就要做到。且每月两次的上课也是早就定下来的,不遇到特殊情形,应雷打不动。虽然遭到家人的一时不解,甚至怒目,家人总归是家人,过去就没事了。

第四把钥匙

周六如期来到西园寺,我们在图书馆二楼上课,上课前要向一楼的图书馆借钥匙开门。图书馆门上贴着暂时闭馆的告示,没了方向。打听到图书馆要搬迁到三宝楼二楼,和另一位男众师兄一起走向三宝楼。进入新建的院子,没了方向,哪幢楼的二楼呢?跟着感觉往一幢楼里走去,上二楼后,被一位在走廊上的师父叫住,方知跑进了僧寮禁地!还好不是一个人来的,有男师兄陪着,否则太冒失了。作为女众不是第一次在男众道场遭遇尴尬,印象最深的一次在某寺院,一位师父说女众不能进禅堂。我辩解:“我40多岁了,不在乎男女。”师父说:“不可以。你不在乎,但不能影响其他师父。”我的天!那么要什么时候才能进禅堂?“60岁以上。”得,这辈子我就歇息了吧。然后,一个人去绕佛塔,磕头发愿:“下辈子一定要做出家师父。”

总算和图书馆联系上,拿着钥匙开门。轮番上阵两三个人后,门还是开不开。拿钥匙的说:“肯定就是这把钥匙,且是其中三把中的一把”。我对着正在开门的师兄关切地问:“要不要念个咒子门才打得开?”他们回:“不用。”于是我便上阵了,观察了一下这串钥匙和门锁,拿起三把之外的钥匙,门开了!大家奇怪“怎么开的门?”我答:“用了第四把钥匙。”

生活中往往事先设定:1.这串钥匙。2.三把钥匙中的一把。实质上设定是人为的,学佛(打坐)不但要打开每个物质能量固化的设定(比如一个桌子,打开设定,桌子就从有限回归到本真的无限),更要打开思想观念中的一切设定(比如佛教徒和外道,是与非),最后进入到自由自在的状态中。

提问到分享 进度与暂停
今年夏末开学之初不论是否明说,似乎存在一个疑虑:不同根基的人,在一个道次地班学习相同内容,能讨论得起来吗?会共同进步吗?有了济群法师道次第三根普被的定性之语似乎问题不大,但定性容易,作为同一步调的学习,肯定存在操作难度。如何操作成了最大的问题。

虽然我们不是第一个道次第班,十月菩提静修营期间各地道次第班开座谈会也取到一些真经,但毕竟不可一概而论,且各地也都在摸索阶段。也听到一些不利的消息,比如人越学越少,两个道次班合并为一个班。既然济群法师定下大的方向,肯定是可操作的,我对师父有这样的信心。关键是遇到具体情况,到底该怎么调整。这个班也不例外地上次讨论课遇到瓶颈(出席人数有所下降):一下午,基本上一问一答(我问,净智法师回答),其他师兄们发言不活跃。也许这个班注定每个人都是特别的,这次上课前,在班长带领下做了调整。来之前班长要求,每个人都要提问;没有问题的话,可分享,谈谈这两周来学习七支行愿(本次讨论内容)的体会,对实修有什么帮助。为了避免以前只提问,问自己关心的话题,不与大家分享的自私行为,我在家做了自我检讨:不符合菩提心戒的要求,没有利益他人的发心,犯戒。这次上课把提问的重点,放在分享上。经过班长的及时调整(班长拿出自己修普贤行愿品的观修具体步骤,领着大家一起座上修)以及每位师兄的积极参与,本次讨论课气氛活跃。下课后,各个笑逐颜开,法喜充满。

按照常规下次上课轮到1月2日下午,因考虑到部分师兄进度没跟上,且部分师兄1月2日要为西园寺的义卖活动(1月3日下午)布置会场,所以集体通过停课一次。净智法师为跟上进度的师兄布置了任务:研读昂旺朗吉堪布略论释中的“略示修法”部分,好好消化七支行愿,道理很深,不是一两次讨论就能搞清楚的。这样,整个班级的集体凝聚力就出来了,道次地班是个集体,争取一个是一个,尽量不掉队。主观上努力大家同进退,看上去有所失,实际上没有失去,只有收获。比如这节课前我跟得上进度,但却失去了利他心。虽然暂停一次,表面上有点损失,实际上同样内容,因见地不同,各取所需。修学浅的,有浅的收获;修学深入的,可在深度上继续挖掘。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即一切。唯有见地上的差异,一与一切是没有差别的。

好象险滩,大家集体努力闯过去了。感恩三宝加被,感恩净智法师,感恩廖老师的关心和鼓励,感恩班长以及每位师兄,包括旁听师兄的参与!


了无牵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