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9

Permalink 09:55:36, 分类: 新闻观察

我今天在这里划句号

朋友们,我的这个博客今天划上句号。谢谢关注。
Permalink 08:32:35, 分类: 新闻观察

零报酬的业余官员

郭美美事件一波三折,活像一部电视连续剧,但对中国红十字会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郭美美炫富,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响,那是因为她自曝的身份背景太不合适了。一个来自人家古道热肠的无私援助,居然喂肥了中间一群二传手,岂不跟饿狼入了羊群一样让人心寒吗。其实炫富现象并不罕见,有的人既行动又发话,有的人只行动不发话罢了。如果不和红十字会发生关系,哪里会有这么大的动静。这世界暴富已不稀奇,香车宝马怎么眼里还会装不下去?改革开放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大开了我们的眼界,把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锤炼得杠杠的。说实在的,我们早已不会轻易大惊小怪了。但是,看见那些底层百姓过的暗淡日子,有的租住在终年不见阳光的低矮车棚,有的甚至以潮湿的墓地为家园,听着车棚里传来的孩子稚嫩的歌声,看到墓地深处他们互相追逐嬉闹的身影,我们心底里那个自以为旋紧的按钮,毫无障碍地放松开来。那种富家子弟一赌气就随手一砸的玩意,寒门孩子得饿上好几顿省下来才买得到,贫富差距在当今社会已经创造了历史记录,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好在我们这个社会确实还有侠骨柔肠的好人,他们的慈善行为给这个世界增添了珍贵的温暖,那些靠别人的慈善发财、与贫困人群争东抢西的人,他们的心肠多么阴冷。
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总是逃不脱那些臃肿的类似官方机构的中介组织的盘剥?难道我们不会假定,没有坚实的监督,很多人其实都有可能作非分之想?现在我们甚至有点黔驴技穷的样子,我们简直束手无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杀手锏了,索性来个零报酬,让绝大多数公共事务的管理者都成为业余官员。有人担心这样一来,谁还愿意从事公共服务,其实目前很多当官的并不怎么管事,标准的人浮于事,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员嘛。零报酬,可以吓退许多有当官发财梦想的人,绝对的大浪淘沙。但我相信,那些具有维持自己体面生活能力、又怀抱服务人民高尚理想的人还是有的,而且鉴于我们的人口基数,数目上可以达到有效工作的要求。对这些服务者来说,金钱根本不是他们热衷的东西,他们可以把个人名誉的追求放到一切物质经济利益之上。要承认有图名不图利的赤子之心的人的存在。我一直认为,爱惜自己名誉的人,是不可能干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丑事来的,只有那些贪图物质享受的人,才会做出一桩接一桩不要脸的举动。我知道这样想,肯定会有人提出批评。除了批评我纯粹空想、思想幼稚外,还会指责我媚富嫌贫,鼓吹富人执政。首先,我并不觉得只有穷人才有道德,贫富不能确定一个人的品质,我不认可只有无产者最有社会管理能力。一个人连基本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怎么就可以把谋求别人幸福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其次,我并没有夸张到富人一定有能力做好服务工作的地步,我只是出于减轻纳税人负担的考虑,提出这么一个设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一大批寄生虫排除在外。至于这些不需要担心生活、负有管理职责的人,能否做好本职工作,大众的选票完全可以说明问题。今天我们首先必须培养这么一个共识,那就是:谁都不应该把花费纳税人的钱当成理所当然的事,纳税人的钱不是谁的养育费,依靠纳税人的钱过日子行不通。说得土一点,有为天下人奉献抱负的人,必须先能养活自己。
长期落后的传统思想对我们社会进步的阻碍不可小觑,要实现造就零报酬业余官员队伍的理想确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应当看到,现代商品经济的高速发展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给我们的设想提供了有利的物质基础。先从慈善事业入手,那就更加顺理成章。让有慈善热心肠的人来维护慈善事业,才能真正杜绝腐败现象的滋生与蔓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嘛,又不是需要多少高深学问的行业,谁都可以业余一把。这对净化社会风气必将产生积极影响。

......
[阅读全文]

11-08-24

Permalink 09:54:19, 分类: 新闻观察

一次与会纪实

前几天参加了民盟绍兴市第十次代表大会,感觉不大舒服。虽然这种会议五年前也参加过一次,这次感觉好像更为不爽,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我到底为什么加入这个组织,似乎成了一个不是很说得清楚的问题。
我是在上世纪末最后一个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的,介绍我入盟的,是同一办公室一位热情的同事,当时甚至都没写过什么书面申请就搞定了,今天想来有点不可思议。当初我都没有看过什么盟章,也可以说,我是按照我的理解加入民盟组织的,也就是说按我心目中民盟应有的样子是怎样的这么一种姿态入盟的。我对民盟的认识,来自民盟历史上令我敬仰的闻一多、李公仆、章伯均、罗隆基这样一批不畏强暴、坚持独立政治立场的人格完美的知识分子的深刻影响。他们才是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可惜民盟后人做了很多对不起先人的事情。作为一个名义上的参政党,他已经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政党地位,成为执政党可有可无的一种政治装饰。不失时机地向执政党献媚、亟不可待地表达内心的忠诚,讨一份资金滋润一点生活,已经成了一种常态。政党之间这种畸形关系,彻底扭曲了所谓的民主党派的政治品格,他们没有独立的思想和立场,简直是一种多余的摆设。可是表面上还搞得那么热闹,尽管已经灵魂虚空。执政党副职赶场式的到会祝贺,令一些头面人物受宠若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仿佛人家给了一份莫大的面子。其实人家讲话稿通篇套话,很多地方只是改了个名称,上午是民建下午是民盟而已。话说回来,民主党派已经没有多少各自的特色啦,哪个文秘写得出像样的东西来呢。有时候,浪费也是一种价值啊。
这次会议小组讨论会上采用接花传鼓的方式,人人都有话语权,倒不失为消磨时间、避免冷场尴尬的好办法,不知道主持人是哪里来的灵感。我是中段发言者,前面几位基本上都是赞叹会议高规格、高档次、高质量的动听话,我没有事先准备,临时即兴发言。好听的都让人家说了,我只能说些难听话了。我首先表达了自己的不快,我感到不太舒服,为什么我们总是需要精神抚摸?难道我们真的这么脆弱?为什么听不到尖锐一点的声音?正常的批评怎么会变成如此稀罕的东西?这样听不得批评的政治关系正常吗?我对人大代表活化石现象及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错误不敢批评的所谓“顾全大局”的做法提出批评。因为有市报编辑在旁,我还特别指出,连以鲁迅杂文集“热风”命名的副刊栏目上,鲁迅风骨的文章也销声匿迹,这是鲁迅故乡的羞耻。在谈了自己的一段文字经历后感慨地说,我为什么只能讲人家喜欢听的东西,不能说出内心的真实?这样活着不是太窝囊了吗?我对民盟领导的保留意见,就是民盟的政党意识还不够强,我们不是简单的行业协会,我们是一个政党,要讲政治。互相监督的缺失,是政治上不合格的表现。

......
[阅读全文]

11-08-23

Permalink 13:49:40, 分类: 新闻观察

别让利比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我对任何独裁者都没有好感,不管他有多强的能力。最根本的原因是,一切独裁者都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当作救世主,对他人的人格尊严极不尊重。一方面,其他人的智慧与能力,都不被放在眼里。另一方面,他们又极端厌恶竞争,凡是别人比他高明的地方,都使他产生一种病态的恐惧。因此,我一直把独裁者倒台,当作社会进步发展极其可喜的标志性事件。卡扎菲用强暴手段统治利比亚四十余年,他的垮台,一定能够加快利比亚向民主政体转轨的步伐,对现在世界上残存的几个集权国家的当政者来说,无疑是一记沉重不过的警钟,让他们心惊肉跳、成为惊弓之鸟,讲老实话,我确实有点幸灾乐祸。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卡扎菲在想什么,是不是有点后悔。显然,反对派抗议肇始时,他还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可能料到会有今天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一方面是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对国内很大一部分不满其多年强权统治的反对势力缺乏清醒的认识,沉浸在多年来杀伐决断的快意里不能自拔。另一方面他对西方世界改善关系的努力,实际上并没有改变他们价值观念彼此对立的本质。经过近半年持续不断的武装交锋,看来他还是失败了。我没有替他惋惜的理由。我认为,一个一度春风得意的国家领导人或者一个曾经盛极一时的政党组织,即使没有什么大的不是,几十年把持政权,拒绝与贤明仁者分享,与窃国大盗何异。国家没有生机,正是他们独霸政权的恶果。他们垮台得越早,人民自由幸福的愿望就越可能快速实现。
利比亚局势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卡扎菲下台是唯一的选择,形势的走向越来越证明这一点。但是,把这样推翻卡扎菲政权看作是人民正义事业的胜利,这句话我说不出来。因为拼的是武力,不是别的。我一直不敢相信,力量大小能够反映手中拥有真理的多少。不能因为你赢了,就说明你拥有更多的正义。如果是通过战争以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我就不可能说这种话了。不错,对付死硬派用强制手段会更有效,舌头明显对付不了拳头。但这并不等于说,在舌头尚有影响力的时候,我们可以迷信拳头。真理不是打出来的,把许多无辜年轻人的生命搭上,会使我们的旗帜黯然失色。还是那句话,没有谁必须承担为任何政治目的牺牲宝贵生命的义务。如果你有高度的政治智慧,不死人,一样可以把事情办好,让人家为自己的低能付出生命代价,是对他们的严重犯罪。今天,如果没有西方的军事支持,利比亚反对派显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气候,这与他们身上正义的多寡,有什么关系。

......
[阅读全文]

11-08-19

Permalink 12:35:49, 分类: 新闻观察

别犯自作多情的错

美国副总统拜登先生日前来华,原本就是一场普通访问,因为有一颗即将光芒四射的政治新星非同一般的全程陪同,我们的媒体表现出超乎常情的热情,作了许多意味深长的报道。特别是对拜登先生几次表示,希望与这位国家副主席建立个人之间的关系一节刻意渲染,给人印象很深。
不过,说实在话,本人看不懂,这到底能够说明什么。可能因为中国现在是美国一个很大的债权国,在一些问题上明显占据上风,美国人不能不考虑到现实情况,给中国人套点近乎,也算是人之常情吧。在我以往的印象中,美国人表现得这样“没有原则”,确实比较罕见。这种情况下,居然会有人鼓动拜登去会见那个正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妻子,除了说明自己十分缺乏政治头脑还有什么?美国人已经学乖了,不会干出这样不合时宜的蠢事来的。
可我也不能自我标榜,以为自己什么都懂。比如我就搞不清楚,拜登先生是否摸到了我们中国人的脉搏。你拜登先生再牛,也没理由自以为与我们这位国家副主席地位对等呀,你驴啊象的还得斗多少回合才尘埃落定啊,稍一闪手就会败下阵去,我们的副主席可是稳操胜券哪,到时候,你的对手上了台,就别指望我们会不顾外交影响,与你这种倒霉的反对党藕断丝连,讲什么个人交情。我们是真正国家利益至上的政府,永远尊重各国人民的选择。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跟台上执政的人打交道,不利影响才最小。把宝押在某几个人头上,很可能会血本无归。拜登先生,还是掂掂自己的分量,不要太自作多情了。要知道,自作多情与自我作践差不多的。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41:22, 分类: 新闻观察

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这两天,下届总理唯一热门人选火辣辣的香港之行,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一个焦点。中央政府昨天一口气向香港送出36份“大礼”,以支持香港的经贸金融发展,这对香港地区来说,当然是一件乐见其成的大好事。
然而,我们应当看到,对一个已经比内地人民生活水平高出许多的香港特区给予更多优惠,会不会给更加急需关怀的老少贫困地区的人民产生某种情绪上的不平衡。毋庸置疑的是,香港的确远比内地边远地区显眼得多,沿海一带都是体现改革开放业绩的重要窗口,简直就是一个人的脸蛋,最能吸引世人的目光。但是,我们毕竟是一个国家,不是光凭一张光鲜的外表能过日子的。香港地区人民生活水平高出内地,自有历史的原因,也是经过他们几代人的奋斗赢得的成果,他们当然没有什么愧疚于心的理由。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发扬主人翁精神,乐意利用自身的发展优势,给内地建设输送一些营养物质,自然深受欢迎。高山上的水无怨无悔地滋润地势较低的土地,那是大自然大爱无痕的情怀,也是对我们人类向善的昭示与启迪。反过来,如果我们为了一点颜面,千方百计甚至不惜挖肉补疮去维持高地风光,那不只是对弱势地区道义上的不公,更是对高处人民人格的一种污辱。
我们并不简单反对增强港澳同胞继续发展的动力。我们只是不要忘了追求平等公正,寻求均衡发展。能给香港地区36个大礼,同样应当创造条件给予内地贫困地区更多政策扶持与关怀,就是提供多上一倍的优惠也不为过。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们首先应当重视的是贫困地区的发展。特区人民有特殊区情,但他们没有高人一等的资格。任何牺牲内地成全特区的做法,在道义上都站不住脚,客观上也将加深他们之间的裂痕,伤害内地人民的感情。我们特别讨厌那种媚富嫌贫的脸孔。热身秀太猛了,不要找不到北。

......
[阅读全文]

11-08-17

Permalink 13:30:18, 分类: 新闻观察

六七十年前的借条

这倒是个我从没想过的问题,国共内战期间,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组织,曾经向一些地主大户借钱借粮,并出具数目明确的字据,允诺将来打下江山,可凭此据向当地人民政府要求偿还。
六七十年过去了,肯定有相当多的借据已经丢失,留下来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说句老实话,既然共产党是民族的救星,我们感恩戴德还来不及呢,谁会那么不知趣地去向当地人民政府讨要这笔欠债。这不明摆着就是丢人现眼嘛,让人家看出觉悟太低,多不好意思啊。当然,更大的顾虑还在后头哪。共产党打下江山以后,作为剥削阶级的地主富农,受到严厉打击,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往那上面想,那时候,多少家产都只要村长一句话就可以充公,留下条命已经很客气了,谁还敢冒 “反攻倒算”的风险去讨那份旧债。子女们也只恨投错了胎,巴不得人家忘了他们的出身,就是饿死也不愿说起这些引人注目的话。谁也不指望会一朝变天,今天拿得出来的借据,肯定是怎么阴差阳错地流传下来的,极少可能有意收藏在那里。今天,那些后人终于将它公之于世,不免令人感慨万千。
也许借条的历史价值已经远远超过其本身的经济价值,我们应该把它当作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献载入史册。从法理上说,虽然目前尚未找到相关规定,但是,借据本身就是一份穿越历史的承诺。只要人民政府承认当时游击队组织的合法地位,今天就应该积极打理偿还。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政府官员对自己肩负的历史责任的意识之深浅。从今天角度看,尽管我们可能并不认可当年那种做法,勉强人家去为一个也许并不成功的梦想投资,不大说得过去,拿当初还是虚无缥缈的前景作为承诺的依托,也说不太通。但就当时的恶劣战争环境而言,能用这样比较文明的方式借贷,自有值得肯定的一面。兑现字据上的允诺,既是对先人的尊重,也是对历史负责的体现。有的地方政府消极应对,甚至以种种借口为由推脱,把自己放到什么位置上去了。有那么大的消费空间去享用,对祖上的名誉却这样无心维护,实在太不应该。一个失去正常历史感的人,就像一个丧失灵魂的无赖,一个不把先人的荣誉当回事,习惯于过河拆桥的人,必将被时代唾弃。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45:16, 分类: 新闻观察

一次被偷经历

迄今为止,我遭遇过多次被偷经历,前些年我家自行车频频遭窃,直到我后来每次拖到楼上屋里,才告终结。麻烦是大了点,可从此平安无事,倒也值得。细心一点的人很可能发现,在我向他们宣布被偷纪录时,已经不再是一种痛苦的宣泄,简直可以说是包含了某种值得骄傲的味道了。仿佛被偷不是自己无能,既然被偷,不正说明自己有比别人富裕的东西吗?毕竟,到了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家眼红的地步,那才是大可悲哀的事啊。
然而这一回,我就没有这么洒脱咯。可以说,比以前任何一次遭窃都堵心。因为小偷很逍遥,有人在为他撑腰。事情得从上月初说起,那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前一天出版的《教育信息报》(教师周刊)上看到一个标题,感觉跟自己过去的想法挺吻合的,于是接着往下看,越看越感到奇怪,不只里面的观点与我一致,好多语句竟然完全相同,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世上哪来这么巧合的事情,要说看法相同可能不足为奇,怎么可能连语言都那么如出一辙呢。我把自己两年前发在《越声》刊物上的那篇文章找出来核对了一番,认定这篇署名赵林刚的题为《考试命题也要轻负优质》的文章严重涉嫌抄袭。对这种没有骨气的行径,我一向十分鄙薄,当天就依照报上的信息给本版编辑发了个电子邮件。我在邮件中这样写道:
编辑先生:

......
[阅读全文]

11-08-16

Permalink 13:10:09, 分类: 新闻观察

命运的惩罚

单从穆巴拉克目前的身体状况看,如今这样风烛残年躺在床上接受庭审,多少会挑动一般人的恻隐之心。但对遭受其独裁政治统治的长期压迫,特别是有亲人因为抗议示威惨遭杀戮的埃及人来说,感受可能就会截然不同。而我们,也许根本没有资格代表他们表达宽容。
固然,我们寻求的是时代的前进,这不是简单的复仇可以实现的。但是,让政治暴君在世的时候就得到清算,绝对比他死后万众声讨更有意义,让他有机会面对法庭,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作出陈述,客观上也比他身后辩驳缺失的一边倒,更能体现社会公正。给被告充分的时间接受公开审判、提供申辩的机会,正是尊重保护他们人权的体现。穆巴拉克试图以不进食逃避审判,与其追随者有意利用他的悲情形象迷惑公众,都是在稀里糊涂地放弃自卫权利的愚蠢举动。乘你还有口气,能够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理当为此据理力争,你一闭气,不都成了别人的口水场,有事情就要趁活着时说清楚。说不清楚,那是心中有鬼,怨不得谁。
审判穆巴拉克是必要的,那也是结束一个时代的象征,宣告强人政权的终结。同时也给后来者提供一种警示,即使是一个曾经受人拥戴的领袖人物,一旦贪恋权势、着迷富贵,必然会走向起初良好愿望的反面,独霸政权,打击异己,最终必定会走上穷途末路。哪怕干过几年好事的,也抵消不了民众不断高涨的不满。没有任何人是人民必须永远捧在手心珍爱不已的,千万不要有这方面的任何幻想。青史流芳,是对你为人民所作贡献的唯一回报,图了名,就不要再去夺利。想为子孙留下财富,可以去经商或搞实体。当一个永世流芳的富豪式政治领袖或民族英雄,完全是一厢情愿的空想,不要再去做这种太低级的梦啦好不好。今天这样一个人才辈出的民主时代,一个站在台上十几甚至二三十年不肯歇手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从香到臭,不是烂掉就是被人家用力铲掉,谁能逃脱这份命运的惩罚?

......
[阅读全文]

11-08-13

Permalink 13:38:09, 分类: 新闻观察

退潮后的一点思考

跟发烧一样,高潮过后肯定会有明显退潮。红色歌曲在中共建党九十年热炒一阵后逐渐回归原点。说老实话,我这样年纪的人,就是在一片所谓的红歌声中长大的,过去受极左思想毒害太深,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在左倾政治暴力统治下过着小心翼翼的日子,从来没有独立思考的习惯。现实生活迫使我们睁开了眼睛,才知道几十年来,不过做了别人的精神奴隶。感觉那些老歌,确实远离自己的现实生活,明显缺乏真情实感,完全失去了原有的那份光彩。而且我今天感到的不适,也是对那个年代强制性输入的一种正常反dong。正是当初的不理性做法,为现在的叛逆打下了基础。可以说,没有当年那么不遗余力的灌输,也不会有今天这般强烈的反弹。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理解什么才叫红歌,在我看来,它首先是一种政治色彩和党派观念特别强烈的东西。我今天不唱红歌,原因很多,最根本的是以下几点。一是它那种强加于人的方式,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派,很令人反感。仿佛只有它最进步,具有天然的优势,相比之下,别的简直都是垃圾。二是缺少真情实感,政治宣传太露骨,肉麻吹捧领袖政党,仿佛他们就是救世主。这些所谓的红歌中,跪拜意识俯拾皆是,封建色彩非常浓重,有些宫廷乐手甚至不惜刻意修改、重新塑造历史,留下不少有悖常识的印记。昨天深圳大运会上,居然还响起那个不伦不类的旋律,十分出人意料。在那么一个世界青年的集会上还不放过那种低廉的政治宣传,效果只会适得其反。一个老神才倒下,另一个新神再树起。没有可以跪拜的东西,日子就过得没精神,这样的民族凭什么去振兴。这些红歌的第三个特色,就是宣扬暴力革命毫不忌讳,赤裸裸地美化内战,讴歌血淋淋的牺牲,毫无反思之心。把那些国民政府的普通官兵,一股脑儿当作死有余辜的反dong派消灭,原本就是中华民族历史的悲哀,我们居然还欢天喜地地赞美,简直是人道沦丧。
也许那些红歌倡导者自己也感觉到了什么,至少以为只唱那些不免过于单调,重庆那里不是有人在发话吗,按他的说法,什么好的、进步的东西统统可以归入红色文化,亏得他有能力转那么大一个弯。好家伙,这不是地地道道的贪天之功为己有吗?既然正确的、进步的都是我的,反 dong的、落后的当然只可能是你们的咯。这里其实也多少反映了他内心深处的不自信,换句话说,红得还不够坦然。至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老牌资本主义的鼓吹者,好意思去抢夺新兴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发现,不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就睡不好觉。我总觉得,社会主义国家除了汲取资本主义现成的成功经验,表现不出自己特别的优越性,说得刻薄点,是没有资格站在一边让人厚看一眼的。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王炜荣

新闻观察,感悟人生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