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真的我

11-03-31

Permalink 04:11:15, 分类: 新闻观察

最真的我


最真的我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人生的中秋。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还能够生存二十来年吧。孔夫子五十能知天命,我呢,活到这个年纪,也该认命了。他老人家七十有二谢世,半世奔波、到处碰壁,两千五百多年后还备受膜拜,除了有人想借他的光打扮自己外,他本人的业绩确实使我辈望尘莫及。
我不是那种功利心很重的人,尽管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小民,可财产、地位都不能对我构成多大诱惑,也许并不意味着本身操守多高,只是个人价值观念使然。我一直以为,那些东西都会成为一种拖累,妨碍精神自由。这倒不是说,我真的淡定到一无所求的程度。像我们这样年龄的人,对个人生命的意义应该作出不同过去的思考了。我们活在世上,一大部分精力消耗在谋生上,如果仅此而已,对后人来说,我们是否活过,实在没有什么意义。你可能以为,人不能为了别人活着,但是只为自己活,对别人没有一点作用,恐怕也太虚妄。诚然,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代替他人生活,但每个人,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能给人以教益。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史诗。没有文字表达能力的人,并非他们的生活就不精彩,其实有的甚至可能更具认识价值。若连有能力表达的人都不留痕迹,绝对是对后人不负责任的态度。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留下,他有否活过,不是完全没有区别了吗?可能有人不屑一顾,觉得那么做有沽名钓誉的嫌疑。天哪,一个人死了以后,别人怎么赞扬或者诋毁他,还能给他带来什么?这样看来,为了身后荣誉的人,其实就是比什么都高尚的人,我最敬重正是这样的人。我在想,为什么有的人生前那么毫无顾忌,就是不怕死后有人臭骂。不爱惜死后名誉的人,就是活在世上最不要脸的人。
我想过了,这辈子是不可能建立什么震动人心的业绩了,对我来说,我在这世上曾经走过的唯一痕迹,就是我写下的一点可怜的文字。我的文字能否流传下来,不是我的个人意愿决定的,这里有传递条件和文本价值的问题。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坦率地说,我这样的文字一切官媒上看不到,就有它天然的存在价值。我很高兴我的声音能有更多人听到,这跟它能否带来什么利益无关。我不怕别人笑话。可以说,写博是我的精神体操,那里有最真实的我。用心写的东西,难免敝帚自珍。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再怎么不好,总也多一份感情。我也没有必要去故作谦虚。如果说我身上还有一点价值,我想,只有这些文字能够体现出来。
唯一让我惭愧的是,因为才力不逮,再加上生性懒散,我的文字既不精美,又很有限。它虽然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但未必就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在我这样年纪,卡夫卡过世多年,巴尔扎克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鲁迅先生也只有五年生存期了,比起他们,我真是无地自容。才气是不能勉强的,至少我可以作出更多努力,可是我浪掷了太多光阴。我本来可能做得再好一些的。迄今为止,我只积存大约三、四十万字的文稿。因为文体不一,若分成时评杂文和文学诗文两集就显得更单薄了。我想先把目录整理出来,时评杂文集的书名就叫《出格话》,诗文集收入我的诗、散文、人生感悟的三言两语和很少几篇的文艺短评,取名为《寥若晨星》吧。我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否打动别人,给它浇上一点水,能让它有机会生存一段时间,总算也是一种安慰,聊胜于无嘛。

王炜荣

新闻观察,感悟人生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